做个胃镜要多少钱,做胃镜检查需要多少钱一次

1月18日(周三)

8点我到了医院,但父亲不在,打电话给母亲,才知父亲给医生写了请假条,回家了,等会再回医院。

8点半,父亲回到医院。发现他脸上的表情是气愤的,可能和母亲吵架了,因为病房有另外一个病人,他把我叫到洗手间说话:“北京开会的事,机票不要退,到时如果我去不了,你就替我去。你回去打电话给老林,叫他统计20日要回家过年的工人的名单,看需要多少钱,催钟某收房租,叫小胡打电话给潮州催款,对方还欠我们9万多元,看能否只让他们还我们5万元,就把这事了结掉。李某信今天去南村,南村的村长和书记同意借给我们200万元,李某信要拿走50万元,所以其他工人和管理人员的工资下周再说。”

说完这番话,父亲就催我回公司。

这时母亲又来电,说要来医院,让我等她。果然不出我所料,父母今早吵了一架,因为父亲让母亲去银行取自己的存款来给工人发工资,母亲当然不同意。父亲还说:“我知道谁都没钱了。就你有钱。”

母亲说:“那是我留下来的养老钱,你以后别问我要钱,也别问小孩要钱。”

父亲就说:“你以后别管我。”

我就对母亲说:“我也没钱了,上次入股时我问某人拿钱,他想了好几天,很不高兴地把他的卡给我,现在这些事我都不敢和他说。”

母亲说:“你不要说。”

10点半我回到公司,见到林叔。他说他手头原来有2万元,现在只剩下六七千元;钟某收的房租有23000元,但要交6000多元的电费,不交就要停电了;欠钱的潮州方说他们是政府拨款,现在还没拨款下来。所以现在整个公司的“国库”只有16000元左右,这些钱要应付9个已经走了好几个月的工人的工资,还有10个20日要回家的工人的工资,这些加起来至少要有65000元左右才能应付。

林叔说了他的打算:这些钱全部给他支配,他明天回厂里,给19个工人每人发1000元,让他们先买票回家,剩下的工资下周再说,这样做还不一定能打发,目的就是为了让那些工人明天不要来公司静坐,不要去市ZF告状。

财务部经理对林叔的做法又有意见了,认为如果这些钱全部给厂里,我们这里的人会有意见,我们也很久没拿工资了,提出把厂里的和这里的人员名单统计一下,按人头来平分仅有的一点点钱。

林叔就让我去和财务经理说。我说:“财务部都是听老总的,我是可以说,但财务部听不听就是另外的事了。”

林叔说:“老总现在不在,不就是你们说了算嘛,老总不是有这样的意思吗?”

后来的结果是我去和财务部经理说了这意思,他同意给林叔14000—15000元。

晚上,给父亲送饭,他却回家洗澡了,我和母亲等了他一个小时。结果,他不同意我和林叔的处理方案,说:“那9个走了的人管他干什么,先管这10个20日要回家的,所有的钱都不准动,要留着发工资!我说了算!你们怎么这么没原则,这么没分寸!我最难的就是春节前,春节后就有钱了,你明天回去给老林打电话!”

这话掷地有声。

我也火了:“要打你今晚打,明天一早老林就要进厂发工资。”

我就把老林的电话给了他。

老总又说:“我们真是不凑巧,那个同意借给我们2000万的老板出差到青岛了,买不到机票(没听说机票买不到,只听说春运时火车票难买),坐火车回来最快也得明天才能到广州,星期五办不了,下周要先把钱转到他的账号,才能再转到我们公司的账号,下周就可以结清工资了,还有一个也同意借钱给我们的老板,2000平米的工厂被烧光了,产品要到外面加工,宜昌的老板如果不是出了人命事故,老板也就回来了,答应给我们的钱也就到了。”

老总气呼呼地说完这些话,我和母亲听了都不敢说出声,我是不屑于说话了,一听就是那些骗子糊弄人的鬼话。三个老板三条线,等钱用时个个都出事,哪有这么巧的事?估计这些老板压根就不存在。

等父亲吃完饭,我和母亲下楼了,我对母亲说:“下星期肯定没钱的,哪有那么凑巧的事?个个老板都遇到了天灾人祸?春节前难过?春节后我们更难过,每年春节后的一个月都是很萧条的时候,有货别人也不拿,因为春节前拿够了货,春节后更没钱!”

母亲说:“如果李某信下周能弄到200万来,我就相信他不是骗人的。”

我今天觉得很冤,辛辛苦苦服侍他,却因为处理问题不合他意而被他骂了一顿,真是气不打一处来。

1月19日(周四)

10点半处理完公司的紧急事件,我就往医院赶。母亲和某姐都在医院,父亲说下午要出院。我问他:“明天北京的会议是否需要我去?”

他说:“不用,很难改票。”

某姐说:“让他们去,北京很冷的,你病都没完全好,怎么行?或者叫小张陪你去。”

父亲说:“我自己的事我自己知道,房都订好了,机票也难买,房间也没有了,在北京只开半天会,星期六晚上就飞回来。”

父亲的主意一定,任何人的劝说都是没用的。

1月20日(周五)

一早,我正准备出门上班,老总打电话来:“沈阳的钱答应今天11点汇出,我昨天跟她发了火,我们要做好两手准备,你先准备2万元,等我的通知再汇给刘某强,因为我们确实欠了刘的人情,评选那个奖项,别人出20万的,我们只需出8万,而且他已经替我们交了,他的《中国商界领袖》刚创办没多久,经济上也有点困难,所以我们要帮他一下。如果沈阳的钱汇出了,你就不用汇钱了,如果沈阳的钱没汇出,你就汇,下周钱到了,就还你。今天李某信还要去南村,让南村的书记催那个房地产商还钱,等他还了南村的钱,南村再借给我们。”

这是又要我拿自己的钱当成公司的钱来给骗子?别说把个人的钱和企业的钱混为一谈是现代企业的大忌,单说那个李骗子就让人恨得牙咬咬,我真是毫无办法!父亲在病中,我没有顶撞。

9点半左右,王医生打电话给我:“你老爸这样坐飞机很危险,如果他今天打了针,还有激素的作用可以维持,但他今天没有打针,他执意要出院,那我就给他开出院证了。”

我让医生开好一周的药,说好下午去结账、取药。

10点半,我回家,将医生的话告诉父亲,父亲说:“有什么危险?我又不是肺有问题,如果是肺气肿才不能坐飞机,我是支气管的问题,已经打了5天针了,有啥问题?”

实在无奈,只好问他:带了大衣没有,有没戴帽子去?他说不用戴帽子。我叫母亲把父亲的帽子找出来给他,我说:“连一个细节都不听我们的,真没办法。”父亲笑了笑,只好将帽子塞进行李箱里。

11点,我送他到机场,一坐上车,他就从车后座递给我一张写有刘某强账号的纸张给我——他不想让母亲知道。

我一直等着他办完登机手续,再找到安检的区域,目送他办完安检我才离开。

父亲乘坐的航班是1:20起飞,中午1:40分,我刚准备回公司,父亲的电话就来了:“沈阳的钱到现在还没有汇出来,你现在把那2万汇给刘某强吧。”

我打电话给三个好友,他们都说不能汇款,我想了种种办法,诸如写错账号等等,都觉得不妥,真是上下左右为难。

下午在医院结账就花了2个小时,这次住院一共花了3800多元(未计算急诊时花去的400多元),医保统筹了1500元,自己出了2311元,始终是个人出的费用比医保统筹的多。

5点,我走在路上,父亲又打我的手机,我没接——因为下雨、走在路上没听到。

5点半我回到家,给母亲打电话,母亲知道这事也很气愤。

我对母亲说:“我的工资卡只有几千元(母亲拼命问到底有几千,我只好说四五千元),我要等某人回来问问他的工资卡上有没有钱。”

母亲就问:“你现在要问某某要点钱很困难呀?”

我说:“是的,从来问他要钱都很困难,他的工资是多少我也不清楚。”

母亲也叫我别汇款给刘某强。

我和母亲用座机打电话,这时我的手机又响了,我知道肯定是老总打来的。赶快跑去接,得知北京的会议只有30多人开会,“这回控制得很严格,好多交了钱的企业都评不上,到时还要另外想办法。”老总如是说。谁相信呢?肯定是很多企业不买他们的账了。

老总又问我款汇出没有,我只好说:“我的工资卡只有几千元,还凑不够2万元,等某某下班后再问问他。”

“这样啊,真糟糕。”老总说。

晚上,儿子也知道我们发不出工资了,和他老爸散步回来后就对我说:“妈妈,我以为你们这样的规模过得很滋润呢,没想到你发不出工资,压力不要太大,来,喝杯热茶。”说着真的帮我倒了杯热茶。

儿子又问:“外公去北京了?这么惨,刚出院就去北京?你为什么不替他去?”

我答:“外公不让我去。”

“你为什么不陪他去?那么没有孝心!”

我觉得自己里外不是人,连儿子都指责我。

儿子又问:“外公去北京干什么?去找钱发工资呀?”

我答:“不是,去领奖。”

儿子问:“领什么奖?销售最低奖呀?”

我真想不到儿子会说出这样的话,颇具讽刺意味。

等某人坐下看报纸时,我才告诉他:“这是老爸上飞机前给我的账号,要自己先垫2万元,我的卡里只有两三千元了,你如果没钱或不肯借给我,就必须和我统一口径,就说你也没钱了,你爸爸得了糖尿病,你每个月都要寄钱回去的。”

某人说:“我以前给你的几十万元去哪里了?”

我说:“入股了呀!”

那几十万元明明是我赚的,只不过是放在他的卡里保管,我已经够大方了,现在成了他“给我的”了!

某人又说:“我现在都没指望你拿工资回来,只希望你不要再投钱进去!真不知你老爸怎么想的!”

反正要让他给你一点钱,比登天还难!

做个胃镜要多少钱,做胃镜检查需要多少钱一次

2006年10月31日(周二)

7:55分,我就到了中山一院,母亲是8点半才到的。

从周日晚接到母亲让我陪她去做胃镜的电话,我就觉得母亲很勇敢,人人都说做胃镜很难受,我都不敢做,但年已69的母亲却敢做。

在等待的过程中,我听说有无痛胃镜,就去问母亲交的是不是无痛胃镜的钱?母亲说:“不是,我不知道有无痛的胃镜。”我再去问护士,护士马上就开单,让我去补交钱。我和母亲跑到2楼补交了70元,由于母亲有公费医疗,自己只交了7元。

我们又回到5楼等待,中间不断有医生带着熟人来插队,一直到10:15分才轮到母亲。

护士先用针筒一样的管子将药喷到母亲嘴里,又带着母亲进去打麻药,从手掌的静脉打进去。母亲带着针筒进了胃镜室。不让家属进去,我在外面听到母亲不停作呕的声音,还有吐痰声。后来才弄清楚刚才喷进去的药起了作用,母亲平时就非常敏感,这回一喷药就更受不了。医生不断地叫她:“不要咳不要咳!忍住忍住!”但心理及身体的作用哪是医生的几句喊话就能制止的?

20分钟之后,我扶着母亲出了胃镜室,带她到走廊上的简易床上躺着。此时母亲紧闭着双眼,说头晕。又是10来分钟过去了,母亲坐到凳子上,才告诉我插管子的时候根本不知道,喉咙以下部位没什么感觉(估计是麻药的作用),就是头晕,头重脚轻……

我拿到了报告单,结论是慢性胃炎,我松了一口气。跑去问医生,是否该到门诊部去看看内科,那医生说:“你到门诊部3楼23诊室找找肖博士。”还把他的电话写给我。

我带着母亲,不,实际上是母亲带着我——因为她太熟悉中山一院了,找到了23诊室,却没见到肖博士。我们只好打道回府。

母亲终于完成了一件大事!

上午在医院时,我的手机响个不停,湛江报纸要确认稿件,下午就要付印。我只好叫他们先出一期,如有问题到出第二期时再改。我上周就把稿件传真过去了,一直没人找我,今天外出了就电话不断。大家可能都有这样的感觉,往往你出门办事时,电话特别多。

(4319)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sum5080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xfxq.cn/8035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