刘欢近况最新消息2022,刘欢近况最新消息2022年6月10日近况

我和邻居弟弟从小就定了娃娃亲

好在他没当真,我也没当真。

所以我们互帮互助。

我帮他给女生送情书,他帮我谈恋爱打掩护。

我们二十几年都没能擦出爱情的火花。

直到某个清晨,我莫名奇妙地从他床上醒来。

他裹着被子,把自己包成了个粽子,无辜地看着我,显得楚楚可怜。

万年没叫过我姐姐的人突然拖着酸掉牙的语调喊我:姐姐,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。

毕业半年,再次站在教导处,我是以家长的身份。

教导主任一如既往地严肃,透过眼镜的上边框打量我:

「你这么小,是程瑾的家长?」

我努力保持着最得体的微笑:「我是程瑾的姐姐。」

「程瑾早恋,还是叫你们父母来一趟吧。」

早恋?齐阿姨不是说程瑾成绩不好才被叫家长吗?怎么是早恋?

我回头看了看程瑾,他斜靠在墙边,校服松松垮垮地罩在身上,一脸无所谓的样子。

他旁边站着个扎马尾辫的小姑娘,怯生生地看着我。

可以啊我这小老弟,都拱到白菜了。

小姑娘长得很漂亮,还有点眼熟,程瑾这小子眼光还不错。

我冲着程瑾挑挑眉,露出一抹老父亲般欣慰的笑。

程瑾扫了我一眼,然后高冷地撇过头去。

还跟我拽,关键时刻不还是得我帮你。

主任,我会回去和爸妈说,好好教育程瑾的,让他把心思放在学习上。

我尽量保持着一个家长的态度,教导主任盯了我一会儿,最后放弃了叫程瑾父母过来。

还有半年就高考了,陈静仪是我们学校的好苗子,程瑾努努力考上个一本也是有希望的,你们家长要好好引导。

是是是,我们一定好好引导。

我点头应承着,最后在教导主任的谆谆教诲中把程瑾带了出来。

出了学校,我的家长人设就绷不住了。

我踮起脚揽着他的肩膀:「不够意思啊你,谈恋爱都不告诉我,幸好今天来的是我,要是齐阿姨你就惨了。」

「我没有和她谈恋爱。」

程瑾语气平平。

我脚步一顿,好笑地看着他:「程瑾,你瞒我干什么,我又不会向齐阿姨告密。」

「我真的没有。」

程瑾一脸认真地和我解释。

好好好,你说没有就没有吧。

我拍拍他的肩膀,像个长辈一样叮嘱他:「不过快高考了,还是多用点心思在学习上,其他的事等高考之后再说。」

「楚晗,你怎么跟我妈一样唠叨。」

我生气地拧了他胳膊一把:

「叫姐,我刚把你捞出来你就没大没小。」

我只比程瑾大几个月,据说我出生那天我爸不在家,是隔壁齐阿姨和程叔叔送我妈去的医院。

路上齐阿姨摔了一跤,腹痛难忍,医生检查出怀了孩子。

我妈和齐阿姨觉得特别有缘,当即决定如果齐阿姨生的是男孩就定个娃娃亲。

果不其然,几个月后我的娃娃亲出生了。

不过我俩压根没人拿这娃娃亲当回事,从小我就致力于让程瑾乖乖叫我姐姐,但他是属死鸭子的,无论我怎么威逼利诱他都不肯。

高中同桌宋姗姗说什么:「年下不叫姐,心思有点野。」

我看他不是心思有点野,是整个人都很野,不服管。

比如现在,他对我的说教很不满意。

「某人高三的时候和校篮球队队长在操场牵手散步,差点被教导主任逮到,不知道是谁帮某人打的掩护。」

好小子,揭我老底,那也别怪我不客气了:「作为回报,我帮某人给女生送情书,我没记错的话就是今天这个女生吧。」

程瑾皱着眉头瞪着我,似乎百口莫辩,转头气呼呼地冲进家门。

我得意地笑笑,从小到大他吵架就没吵赢过我。

第二天一早我睡得正香,突然被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惊醒。

我睡眼惺忪地打开门,就看到程瑾抱着一摞书站在我家门前。

「你怎么来了?」

我连打了两个哈欠。

「找你补习。」

我转头看看挂钟:「还不到七点诶大哥。」

「不是你说要我好好学习的吗?」

程瑾理直气壮,难道是我昨天的话起效果了?

不对不对,肯定不是。

「哦~」我一副明了一切的表情,「昨天主任说陈静仪成绩很好,你这算是为爱奋发图强喽。」

「随你怎么想。」

程瑾拨开我,快步走进门。

程瑾很聪明,一点即透,给他讲题很容易。

「程瑾,你想考哪所大学?」

「A 大怎么样?」程瑾从课本中抬起头来问我。

A 大是我的学校,我没想到他会想考我的学校。

「A 大挺好的啊,你来了我们又可以一起玩了。」

我边说边起身去冰箱拿了两罐可乐,放在他面前。

我狡黠一笑:「陈静仪呢,她也想考 A 大吗?」

「她考哪里跟我有什么关系。」

程瑾语气很不耐烦,单手握住可乐罐子,手指微微用力,嘭地打开,吓了我一跳。

齐阿姨和程叔叔都是很温和的人,不知道程瑾这别扭的性格是随了谁。

陈静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,能忍受他这古怪脾气也是不容易。

2

程瑾正式放寒假后天天抱着书本往我家跑。

他还没学烦,我先烦了:

「程瑾,我带你出去玩吧?」

高中同学组了个局,同桌宋姗姗叫我一起去。

「不去,我要学习。」

程瑾头也不抬,手中的笔飞快地在纸上演算着。

可是程瑾在我家学习,我妈怎么会允许我出去玩。

不管三七二十一,我直接把他从椅子上拖起来带走:「你需要劳逸结合,不要学傻了。」

餐厅里,我以为来的都是我们班的同学,没想到还有一些同届的其他人,其中就包括程瑾口中的篮球队队长周子明

周子明身旁还站着个女生,亲密地挽着他的手臂。

这不是文科班的班花吗,他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?

旁人对于我们三人的同屏出现颇有看戏的感觉,毕竟当年我大张旗鼓地追过周子明。

凡是有周子明的比赛我都去看,给他买水递纸巾。

而周子明也开始渐渐回应我,就在我以为我们已经在一起了的时候,我听到他和朋友聊天:

「我哪有和她谈恋爱,楚晗缠人得紧,像狗皮膏药一样甩都甩不掉,烦死了。」

算我眼瞎,我当即删除了周子明的一切联系方式。

为这事程瑾还嘲笑我许久,说我眼光差。

在同学们眼里周子明和班花恩恩爱爱,我是爱而不得。

大家的眼光在我身上来回打转,透着揶揄。

我心一横,直接伸手揽住程瑾的胳膊:「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男朋友程瑾。」

我捏住程瑾后腰的软肉,小声在他耳边警告:「别说话,否则我就告诉齐阿姨你谈恋爱了。」

程瑾嘴角一扬,直接抽出胳膊搂住我的肩膀,落落大方地打招呼:「你们好。」

小伙子,很上道。

「程瑾不是你发小吗,什么时候成你男朋友了?」

说这话的女生和我从小就不对盘,偏偏小学初中高中都和我在同一个学校,对我的事了如指掌。

「我和程瑾是娃娃亲,旁人都是玩玩而已,我们是注定要在一起的。」

说这话时我不经意地瞥过周子明,他有些不敢直视我。

见我不是孤身一人,大家终于不再盯着我,而是去八卦周子明和班花了。

我松了一口气,盯着面前的油焖大虾。

我从小就爱吃虾,可是又嫌脏不愿意剥。

程瑾夹了两个虾子放在盘子里,三下五除二地剥好放在我碗里。

还是我的好弟弟最了解我,我感激地冲他眨眨眼,他也难得地弯了弯嘴角。

宋姗姗坐在我旁边看着我们俩的互动,一把把我拉到她身边,一脸八卦:

「你真的和程瑾在一起了,我早就说让你搞定程瑾你不听,程瑾不比周子明帅多了,对你又好……」

我连忙捂住宋姗姗的嘴,她声音太大了,说得好像我一早就对程瑾有企图一样。

不知道程瑾有没有听清,他好像心情不错,嘴角一直噙着若有似无的笑,不时帮我夹菜倒饮料。

凭借我们俩这么多年的默契倒是没有叫人发现我们是假情侣。

吃过晚饭大家提议去 KTV 续摊,作为在场唯一的两对情侣,大家的关注点都在我们身上。

周子明和班花甜甜蜜蜜地合唱了一首《有点甜》,大家立即起哄让我和程瑾也唱一首。

只是我天生五音不全,但程瑾唱歌很好听。

我低声询问:「唱什么?」

「你点吧,我都可以。」

我在点歌榜里一通滑,没有一首我唱起来不跑调的,最后手指一抖,直接点上了一首歌。

我还没来得及看清歌名,屏幕上已经出现了熟悉的刘欢老师。

哈,这首我恰好不跑调诶,我自信地拿起话筒就唱:

「大河向东流哇,天上的星星参北斗哇。」

我一开口整个包厢都寂静了下来,程瑾也目瞪口呆地看着我。

「路见不平一声吼哇,该出手时就出手哇,风风火火闯九州哇。」

我唱得是不是太难听了,大家怎么都一副惊呆了的表情。

程瑾拿着话筒却不唱,让我一个人丢人,我抬手用力地捶了一下他的胸口。

他反应倒快,立马接唱:「嘿呀依儿呀,嘿嘿依儿呀~」

程瑾一本正经地唱着好汉歌,怎么看怎么好笑。

程瑾声线很好听,一首好汉歌点燃全场,最后直接全场大合唱起来。

回去的路上我开心地和程瑾八卦,他却老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。

我忍不住停下脚步询问他怎么了。

「你还记得我们的娃娃亲呀。」

哦,他说这个啊。

「我当然记得啊,小时候我妈老是叫你瑾瑾女婿,把你羞得好一段时间不敢来我们家。」

程瑾像是想起了从前,低头笑笑:

「要我说给我们俩定什么娃娃亲啊,我们就应该义结金兰。」

我拍着程瑾的肩膀,越说越起劲:「这样吧,以后你叫我大哥,我叫你二弟。」

我看着程瑾,满脸期待,期待他叫我一声大哥。

但是程瑾满脸写着「无语」两个字:「我不想做你兄弟。」

「嘿,你个小没良心的,从小到大我对你不好?」

我揪着程瑾的耳朵,从小时候帮他和狗打架被狗追了两公里,说到我为了和他分享,把一块蛋糕藏了一周,然后硬逼着他吃下去。

程瑾没有继续和我斗嘴,边走边踢着路边的石子,显得心事重重:

「楚晗,高考之后,我有件事想和你说。」

3

开学之后齐阿姨收了程瑾的手机,一直到他高考我们都没怎么联系过。

所以我一直还没告诉他,我和学生会体育部的学长在一起了。

高考之后,程瑾如愿考上了 A 大。

我妈看起来比程瑾还开心,明里暗里地让我和程瑾发展一下。

放暑假后男朋友约我一起去旅行,可我却不知道该怎么跟我妈说。

她对程瑾满意得不得了,要是让她知道我谈了个男朋友,还要跟他一起出去旅行,我妈非打断我的狗腿不可。

怎么样才能去呢?

我把主意打到了程瑾身上:

「程瑾,我们去旅行吧。」

我和程瑾坐在沙发上打游戏,我试探着问出口。

「就我们俩吗?」

「呃,还有我一个大学室友。」

对不起,我撒谎了。

如果程瑾知道是和我男朋友一起,他一定不愿意当这个电灯泡。

我小心观察着他的表情,他的视线没有从游戏屏幕上移开,随口答应:「好啊,我可以保护你们的安全。」

「程瑾,你太好了!」

我激动地直接飞扑过去抱程瑾,他下意识地往后一躲,我扑了个空,嘴还磕在了他的下巴上。

他的下颌线是很好看,但是磕起人来也是真疼。

嘴唇被牙齿硌破,我尝到了腥甜的味道。

刚想怪他躲什么躲啊,只见他神情好像有些不自然。

「程瑾你耳朵怎么这么红。」

他弹跳着从沙发上起来,反射性地摸了一下自己的耳朵:「咳,有点热。」

说完便飞快地溜进了洗手间。

我妈和齐阿姨知道我们要出去旅行之后举双手赞成,两个人一副乐见其成的样子,我看我妈恨不得下一秒就把我嫁给程瑾。

程瑾一路上很是欢快,不时地用手机拍着车窗外的景色。

他的好心情一直延续到我们到达了约定的城市,见到了我口中的室友。

「你好,程瑾弟弟。」

男友姜宇恒热情地和程瑾打招呼。

程瑾看着我们交叠的双手,脸色冷得骇人。

「楚晗,这就是你的大学室友吗?」

程瑾的语气异常平静,但我知道这平静下面隐藏的愤怒。

「对不起啊程瑾,如果没有你,我妈不会让我出来玩的。」

我着实理亏,往姜宇恒身后缩了缩,低着头弱弱地道歉。

程瑾轻笑了一声,微微仰了仰头,眼神里仿佛有一丝难过:「所以我是你的幌子是吗?」

「不是不是,我们以前不都是这样互帮互助的吗?」

「互帮互助,」程瑾点了点头:「那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了,你们玩吧,我走了。」

程瑾转身走得飞快,我在后面追得气喘吁吁。

「程瑾你别生气,我再也不会利用你了!」

我在他后面边追边喊,追过马路时一辆电瓶车和我擦身而过,我被带倒在地。

我痛呼出声,程瑾应声回头,看到姜宇恒赶了上来扶起我,他转头迈进了车站。

盛夏天气炎热,姜宇恒带我去咖啡厅喝了点东西,又帮我处理了一下伤口。

我握着手机一条条地给程瑾发着微信道歉,然而他没有一点回应。

「我要回家。」

我猛然起身,

「程瑾这么大了,不会出什么事的。」

我不顾姜宇恒的阻拦,蹦跳着走出咖啡馆,手机突然振动起来。

「你在哪。」

程瑾的语气很冷漠,我飞快地给他发了定位。

「原地等着。」

「程瑾,你肯回来是不是代表你不生气了?」

我厚脸皮地想缓和一下气氛,却被程瑾厉声打断:

「我怕陈阿姨以为我把你卖了。」

嘿嘿嘿,我就知道程瑾这个人嘴硬心软。

从小到大我俩吵过无数次架,但是从来没有隔夜仇。

程瑾回来时天已经黑了下来,我笑眯眯地给他倒水讨好他。

他瞟了一眼我的腿,语气淡淡:「腿没事吧。」

「没事没事。」

我笑得脸都快僵了。

折腾了一天,我们决定先找个酒店住下来。

姜宇恒订了两间房,在电梯门口把其中一张房卡递给程瑾。

程瑾皱了皱眉头:「我和楚晗已经二十年没在一张床上睡过了,不合适吧。」

姜宇恒愣了一下,正准备开口解释:「我和她……」

「你和她更不合适吧。」

程瑾的语气有些凶。

他一瞬不瞬地盯着我,我尴尬得脸通红。

什么嘛,我根本没有打算和姜宇恒睡一间好不好。

「她睡相太差,容易打人,让她自己睡一间吧。」

没等我反应过来,他刷开房门直接把我推了进去。

4

开学前齐阿姨拜托我帮忙照顾程瑾,加上上次旅行之后姜宇恒和程瑾相处还算融洽,所以我时常会叫上他们一起吃饭。

几次之后,程瑾觉得别扭,总是会推辞,姜宇恒也提出了异议:

「我们体育部有个学妹喜欢程瑾,要不我们帮他们撮合一下吧。」

姜宇恒切好了一盘牛排,放在我面前。

程瑾从不跟我讨论感情的问题,他和陈静仪的事我也不太清楚。

「这样好吗,程瑾从小就不喜欢别人管他的事情。」

我咬着吸管思考。

「你是他的姐姐,关心一下他总没错吧。」

「而且我们只是撮合一下,不成也可以做个朋友嘛。」

「我听说上次程瑾拒绝了和我们一起吃晚饭,是和学妹有约了。」

我被姜宇恒说服了,程瑾一直一副生人勿近的样子,看来他和学妹还真的有一点苗头,我应该帮他一把。

姜宇恒周末组织了部门团建去森林公园烧烤,叫上了我和程瑾一起。

姜宇恒的学妹夏茉丝毫不娇气,正一个人搬着一箱饮料,走得摇摇晃晃。

机会来了,我抵了抵程瑾的胳膊:「你去帮一下她吧。」

程瑾不疑有他,上前帮忙。

两个人相互点头微笑,明明很配嘛。

我开始不断地给他们制造单独相处的机会,其他同学也很有眼色地打配合。

大家七手八脚地搭好了烧烤架,程瑾烤的鸡翅特别好吃,我果断把程瑾推出去烤肉。

「夏茉,你去和程瑾一起烤肉吧,我们这边串肉的人已经够多了。」

夏茉叽叽喳喳得像只小麻雀,围绕在程瑾身边,帮他递递东西,扇扇烟。

程瑾虽然不怎么说话,但好像也是笑着的。

程瑾这个人最讨厌聒噪了,如果不是喜欢,他一定不会允许夏茉在他身边团团转的。

我觉得有些自豪,这次做对了事。

程瑾最后把鸡翅端上来时,我都要眼冒精光了。

「夏茉,你尝尝程瑾的手艺,他烤的鸡翅最好吃了。」

说着我就要伸手去拿鸡翅,想不到程瑾快我一步,直接把盘子塞到夏茉手里:

「都给你吃。」

我直接愣在了当场,其他同学立马发出起哄声,我才反应过来。

我笑着揶揄他:「要不要这么偏心啊。」

程瑾脸上没有笑容,低声对我说:「你过来一下。」

怎么回事,程瑾的脸色不太对,难道我刚才的话太过了?

我跟着他走到一边的树下站定。

「你想给我介绍女朋友?」

程瑾直接了当地开口。

被他看穿,我嘿嘿一笑:「夏茉挺可爱的,多认识一些朋友嘛,免得你只能和我还有姜宇恒玩。」

「所以你是觉得我碍你眼了?」

程瑾眉头紧锁,突然疾言厉色起来。

我有些慌了:「程瑾不是这样的,是姜宇恒说你和夏茉关系不错,我才顺手推舟撮合一下你们。」

「我和夏茉只见过一面,哪里来的关系不错。」

程瑾不相信我的说辞,固执地曲解我的意思:

「如果你觉得我影响到你谈恋爱的话,我可以避嫌。」

我和程瑾吵架从来都是雷声大雨点小,我从来没见他这样生气过。

「真的不是这样的。」

我急得声音染上了些哭腔,程瑾察觉到了我的慌张失措,声音软了许多:

「我有喜欢的人了,你别费心了。」

我用力地点了点头,站在那绞着手指不知所措。

姜宇恒不知道什么时候跟了过来,他直冲到我面前,把我护在身后:「程瑾,你姐也是关心你。」

「她不是我姐。」

程瑾和姜宇恒对立而视,剑拔弩张,

「姜宇恒,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但你想多了,请你好好照顾她。」

说完程瑾长腿一迈,转头就走。

5

自从那日不欢而散之后,程瑾开始躲着我。

还是从夏茉嘴里了解到他的近况,他最近组队参加了一个人工智能大赛,忙得昼夜不分。

夏茉表白失败,和上次跟我说的一样,程瑾有喜欢的人了。

程瑾的朋友不多,我猜测他喜欢的人应该还是陈静仪吧。

想起那天程瑾生气又受伤的表情,我心里有些五味杂陈。

姜宇恒却显得很开心,经常约我出去玩,但我总是兴致缺缺。

都说没有女生能笑着从男朋友手机里走出来,我也不例外。

起因在于我和姜宇恒去吃了一家新开的网红情侣打卡餐厅。

姜宇恒尝了一口酱板鸭,随口说道:「这鸭子没有上次做的好吃了啊。」

上次?他和别人来过这家情侣餐厅?

他意识到自己失言,眼神闪过一丝慌乱,把我的饮料杯填满,装作若无其事。

我假装没听清,可是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,就在心里生根发芽。

终于在一次看电影的时候,我借口上厕所,黑暗中故意错拿了他的手机。

我偷看过他的密码,飞速解锁了手机。

他和部门另一个学妹郭梓柠的暧昧聊天对话框就躺在他的列表里,那些「乖乖」「宝宝」的字眼刺痛了我的眼睛。

姜宇恒大概是做贼心虚,等在洗手间门口。

见我出来装作关心地迎上来:「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啊?」

他这副虚伪的嘴脸简直让人作呕,我嫌弃地躲开他的触碰,抬手把手机砸在他身上:

「姜宇恒,你和郭梓柠真让人恶心!」

我没想到丑事被揭穿之后姜宇恒居然还能这么淡定,他弯腰捡起手机,皮笑肉不笑地开口:「一个备胎而已,这么激动干嘛,你不是也有吗?」

「你什么意思?」

「程瑾不就是你的备胎吗?」

「姜宇恒你无耻!」

我的声音由于激动微微颤抖,

「程瑾是我弟弟。」

「弟弟?」

姜宇恒脸上带着玩味的笑:「你们有血缘关系吗?不如说是青梅竹马吧!

「上次我让你给他介绍个女朋友你都不情不愿,你敢说你们没有什么?

「怕是什么该做的不该做的,都做过了吧。」

姜宇恒的话一刀刀戳在了我心上,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厚脸皮的人,不仅没有丝毫愧疚之心,还要颠倒是非,倒打一耙,把过错推在我身上。

我被气得浑身发抖,双拳紧攥,指甲快要戳进肉里。

我已经不想再和这种人纠缠下去:「龌龊的人真是看什么都龌龊。」

「楚晗,我们算是扯平,我不欠你的。」

姜宇恒大摇大摆地离开,留我在原地愣怔地站了许久。

我心里憋闷,想找人倾诉。

换做往常,我会和程瑾大骂渣男几百个回合,可是程瑾已经好久不理我了。

酒吧里灯光闪烁迷醉,我独自坐在角落等宋姗姗。

桌上啤酒已经空了两瓶,我却等来了程瑾。

「别喝了。」

程瑾面无表情地拿走我手上的酒杯,靠坐在我旁边。

他顶着黑眼圈,看起来很疲惫。

一起喝。

我把酒杯倒满塞进他手里。

我絮絮叨叨地细数我和姜宇恒的过往,叹自己倒霉,从周子明到姜宇恒,遇上的男人一个不如一个。

程瑾只安静地听着,一杯接一杯地灌着酒,桌上的酒一大半都落了他的肚子。

我越喝越清醒,越说越起劲。

我拎着酒瓶,摇摇晃晃地站起身:「他姜宇恒有什么好啊,要不是当初看他有四块儿腹肌,我才不会喜欢他呢。」

我仰头灌了口酒,旁边的程瑾也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,逐渐向我逼近。

你干什么?

我步步后退,最后一屁股坐在沙发上。

程瑾面色绯红,眼睛被酒精熏染得湿漉漉的。

这家伙该不会是喝多了吧?

他从没在我面前喝过酒,难道他酒量这么差?

程瑾一只手撑住沙发靠背,俯视着我,另一只手捉住了我的手腕。

他拉着我的手,放在他的腹部,隔着衬衫轻轻摩挲。

我的手指触到棱角分明的坚硬滚烫,不禁脸色一红,酒劲上涌,紧张得呼吸都有些不顺畅。

他开口吐着轻微的酒气:我腹肌比他还多两块儿,你能不能考虑一下我。

文:我俩订了娃娃亲

在(知乎)上看后面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sum5080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xfxq.cn/7511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