怎么写个人自传2000字,描写自己的自传200字

《上帝从不掷骰子》

所以没有比请教别人更合适的人选呢,蒲风希望他会告诉蒲风黑药还是有市场的,希望能从他口中探听一点所谓商机。“小强同学,你也知道,黑药一路辉煌多年走来。但今年却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低谷,恐怕是无力回天呢?你根本用不着我给你一个答案,其实你自己心里比任何人都清楚,又何须来请教我的看法呢?你只要永远记住我们在九寨沟的时候,徐锦堂教授说的那句话:“它的市场在哪?公者明,至明者有功,无私者至,至智者为天下稽。”几年过去了,让蒲风自惭形秽的是还未曾完全理解它真正所包含的含义。而陈小华一直在他行走的路上拼搏着,在发展黑药的同时也发展着其它经济,力求多种模式发展,他经常记着徐锦堂教授对我们说的那句话,因为他代表的不仅仅是他一个人,又怎敢说轻言放弃呢?

说起福军叔与蒲风真正的故事,还要从15年说起,那时蒲风去九寨沟参加一个交流学习会议。

蒲风来到九寨沟走进黄埔大酒店,甚是热闹,看来在这参加这个会议的人十有八九都赶来了,走到报名处,“报名费是1200吃也在里面,酒店住宿是另外安排,要自己掏一部分。”工作人员客气的说着,把交流学习黑药的一大堆资料也递给蒲风。“不是说一千嘛,俺提前有报名的,俺是在网上和你们举办方易菇网的经理王小云提前有报名说好的。”蒲风问到。工作人员解释道:“不好意思,资料上面的确没有你的名字。请问你是付现金还是刷卡?”蒲风只好拿出现金先把名报了,再看旁边一个和蒲风差不多年纪大小的女孩子正在偷着乐,蒲风立刻明白了,她应该就是王小云呢,她一定是把蒲风在网上的报名信息弄丢或忘记了,刚才听见蒲风提到了她的名字,所以才忍不住笑了。

折腾了一天,蒲风也饿了,拿着饭劵到酒店美美吃了一顿。今晚是有两节关于天麻方面的课程,听了一二十分钟,刚听到关于汉中天麻宴的知识,突然睡意十足,蒲风对天麻方面的确没多大兴趣,也许是太累了,然后便回到了酒店早早入睡。

第二天天刚刚亮,为了坚持多运动排石,蒲风就绕着县城跑了一圈,然后买了几瓶水喝起来,好久没带去正能量呢,蒲风拿起手机,登上微信和qq打开朋友圈发了个动态“早安…”刚发完动态就看见路边有一个老人坐在冰冷的地上,看上去很伤心的样子,原来老人不知在什么地方丢了两百元钱,见老人无奈的样子,蒲风一摸口袋还剩三百,是回家的路费,管它呢,蒲风也没多想什么,拿出两百塞给老人,然后便离开了,这时听见一个人在叫蒲风的名字,蒲风往后一转身,是昨天认识的和蒲风差不多年纪的一个年轻人,他是四川广元的,有个天麻合作社,也是和蒲风一样来这里学习交流的。蒲风便和他有说有笑的走进了黄埔大酒店,今天人格外的多,于是各种关于农业方面的养殖业种植业的同行都聚集在了这里。

蒲风也不管它三七二十一,凡是各种养殖种植果树药材资料都各拿一份拿在手里,不到十分钟已经厚厚一沓呢,刚想再在前面看看有没有什么意外收获,顺便多拍点照片,就看见对面有个中年女人拿了一个黑药在手里,天哪真大,恐怕有三四斤大,大家都觉得稀奇,都纷纷开心的拍照。蒲风刚想对着那位手拿黑药的中年妇女一顿狂拍,突然蒲风后面有几个人的谈话立刻便吸引了蒲风的好奇。其中一个人说到:“这是我们勉县的猪苓王陈小华,你买我们张家河镇二沟村的黑药就对了价钱公道货也好,几乎都是野生种子栽培的,没放多少蜜环菌的…”什么,张家河镇的,蒲风没听错吧,只见陈小华和另外两个同伴向我走来,很客气的递给蒲风一张名片,然后又向其他同行发名片推销自己的黑药,蒲风一看名片‘陈小华,张家河镇二沟村,销售黑药种子…联系方式…’,还真是张家河镇的,这时蒲风突然心中有了一个很好的想法,这下回老家有免费顺风车坐了,蒲风兜里现在还有一百元,别说路费了,回去路上吃饭也要花钱啊。蒲风在心中想了多秒:“有了,既然陈小华是张家河镇的,那就应该肯定认识俺大舅二舅他们啊,在那里提起他们应该没有人不会认识吧?蒲风心里也明白,虽说陈小华在大家眼中是勉县的黑药王,但也只不过是名义上的罢了,他手里合作社下股份大多都是镇上村民的,要说勉县真正意义上黑药王,……“他就是陈小华,你买我们勉县猪苓王陈小华的黑药就对了,我们那里的黑药老好了…”陈小华一起的同伴还在热情的向外地老板推销着陈小华的黑药种子,蒲风赶紧走了上去对那个外地老板说:“他的确是勉县的猪苓王陈小华,我认识,张家河的黑药种子的确不错,个头又大色泽又好价格也实惠你买他的就对了,这个我可以证明。你买他的就对了…”那个外地老板听了蒲风的话,便很客气的接下了陈小华的名片:“好的到时候联系,就这么定了。”“一定要记得打电话啊,張老板…”陈小华大声说。陈小华旁边的同伴对蒲风一笑说:“谢谢你啊,小伙子。怎么,小伙子去过张家河镇,怎么认识陈小华?”蒲风给他们递去烟,便和他们攀起关系来:“俺母亲也是张家河人里,那你可认识俺二舅…哩。”陈小华吃惊的问:“什么,你二舅是…,咋不认识哩,我们关系可好了,还常在镇上一起打牌打着玩哩。”“小伙子,你一个人来的吗?”蒲风示意自己一个人坐的客车来的,他点点头继续问道:“回去继续坐客车多麻烦啊,要不坐我的车吧,我那车还能坐几个。”蒲风正有此意,心中正偷着乐,也强忍着心中的喜悦。蒲风点点头:“那就麻烦陈叔呢。 ”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sum5080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xfxq.cn/750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