信息素小说(魇的信息小说)

作者:萝卜头儿[禁止转发]

《嫁了个公公

01.

我进宫那年,只有14岁。

十里红妆,过来接亲的马车从街头排到了街尾,井然有序。

凤冠霞帔,盖着红盖头被丫头们扶上了马车,那日娘亲拉着我哭了很久,临走时我却没敢开口说半句安慰的话。

信息素小说(魇的信息小说)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必删

府上人人都知道,我进宫不是去嫁太子,也不是被皇上看中做了妃子,而是被皇帝选中送给了一位叫锦言的公公。

锦言公公是宫里权利最大的的一位公公,听说掌管很多大权,他习得一身功夫,连皇帝都敬他三分。

锦言公公不近女色,这个可能跟他那玩意儿有关吧,毕竟别的男人能做的他却做不得,心生妒忌便见不得女人。

至于为何皇帝要这么大张旗鼓的把我嫁给他呢?主要是想给他按个眼线,同时也告诉别人他是多么重视这位公公。再者,我年纪尚小,爹爹出门做生意曾资助过落魄的少年锦言公公,所以皇帝断定他不敢把我怎么样。

进宫的路好像很远,当我到了那里天都黑了。

昏暗的新房内绣花的绸缎被面上铺着一层红枣、花生、桂圆、莲子,大概意思就是“早生贵子”吧。

信息素小说(魇的信息小说)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必删

这些娶妻的把戏,对于一个阉割的公公来说,无疑是在挑衅。

02.

那日我等了很久锦言公公都没有过来,后来我饿了,便忍不住把塌上的桂圆、花生等吃了个精光。

后来我睡着了,朦胧中倒是见到了那位叫锦言的公公,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岁,高高瘦瘦,深坳的眸子盯着我看了好久。

信息素小说(魇的信息小说)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必删

他看起来很好看,就是有点儿凶。

第二日醒来时,公公不见了,屋子里的红妆也被下人给撤了。

我住在锦言公公的屋子里,外面便是他们口中的皇宫了吧,不过我胆小,一直没敢出去,到了晌午时门外才来了位公公给我送了些饭食

有肉、有汤、有大米饭和小白菜,饭量不多,但也凑合着吃了一顿。

天黑时锦言公公来了,手里还给我“带”了些蜜枣,板着脸一颗颗的吃给我看,吃完了,吐了一手掌的核递给我叫我扔了。

我自幼嘴笨,就连骂人的话都不敢说,只能巴巴儿地看着,小心翼翼地将手里的核捏着不敢动弹。

[明日我便送你回去。]他坐在椅子上看了我半响,最后还是没忍住开了口。

他声音很亮,也不像其他公公那样嗲嗲的,听起来怪好听的。

[我娘亲说了,嫁鸡随鸡嫁狗随狗,嫁了公公不生娃也不让走。]话说完了,我也后悔了……

捏着核的手掌紧了紧,我克制住那份紧张,最后竟也没了力气去与他狡辩,娘亲常说祸从口出,想必说的便是我吧。

信息素小说(魇的信息小说)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必删

他看起来很生气,但是也没有治我的罪,只是气呼呼的走了。

03.

那天以后,我在那间屋子里待了好几天,他一直都没有来过,只是派了个公公每日给我送些吃食,每日一顿,吃不饱只能饿着。

他应该是生气了吧,所以不想来见我。

后来皇帝派了个丫头过来,时不时会跟我打探锦言的消息,我害怕也没敢说实话,只是告诉她锦言公公每夜都来,第二天天一亮就走了,我也没跟他打上照面,近日好像未有何异样。

可能是糊弄过去了吧,那个丫头一连好些天都没来找我。

后来听说宫里死了人,我才敢出门瞧上几眼。

出来了我才知道,我是住在冷宫的一个废弃的院子里,外面围着围墙,我也不清楚墙的那边是什么。

死的是冷宫里的一个妃子,听说是先帝的女人,因为做了错事被关了进来,后来就疯了。

那天夜里,我把房门紧紧地插着,窝在被子里哭了一夜。

我想家了,想回家了,想娘亲包的饺子和爹爹带回来的蜜枣,想跟隔壁的丫丫一起去放风筝……

这是我进宫以来,第一次感到害怕,可能有一天我也会像那个妃子一样疯掉,最后皇帝也会把我这个眼线彻底忘掉,锦言也不会再来看我,最后的最后,我也会疯死掉!

[你哭什么?]是锦言公公的声音,门锁了,也不知道他怎么进来的,[你在哭什么?]

我捂着被子没敢讲话,尽量地小声抽泣,自我欺骗地觉得这样他就听不见了吧。

[你别哭了,在哭我就要吃小孩儿了。]锦言公公吐着几口凉气,用手扒拉开我的被子,[乖,不哭了。]

也许是被他的话吓到了,半响的功夫我便止住了泪水,顶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望着他,挣扎了很久才扯着沙哑的喉咙道,[对不起……]

他听完竟笑了,白皙的脸上多了几分柔情,白白净净的,可真好看。

[嫁给公公本来就不生娃娃,这本就是事实,你何错之有?]

[我……]我闭了口,倒也没成想他竟把这事儿说的如此云淡风轻,好像跟他并无瓜葛一般的轻巧。

04.

自那以后,他每日都来我这儿,送来的饭食也多了,每天都能吃饱了,偶尔回来还会带些稀奇古怪的玩意儿逗我开心,他话也多了,脸也不板着了,也爱笑了。

不过皇帝派来的丫头来的也勤了,但锦言除了过来睡觉,就是逗我开心,其他的事儿也不同我说,所以丫头也打探不到多少消息。

时间一天天过去,转眼已经两年了,我已经16岁了,个子高了,脸也长开了,看起来更有女人味儿了。

不过他好像有些特地疏远我了,夜里也不同我睡,就在桌边的椅子上靠着将就一宿。

我以为日子会一直平淡的过下去,但天总有不测风云,有天夜里锦言带着剑伤回来了,手里捧着我最爱的蜜枣,含着泪让我快些离开皇宫,还把他的积蓄全给了我。

我问他为什么,他也不同我讲,捂着胸口的伤口也不让我碰。

后来他昏了,我就扛着他在院子里的地窑里躲了一夜,地窑是我整理院子时发现的,上面我压着杂物,进来时把地上的血水都擦掉了,应该没人会发现。

他流了好多血,我用衣服堵着伤口,可血还是止不住的往外冒,最后他身子都快凉了,我才抱着他哭了起来。

最后哭累了,撕了裙摆把他胸口的伤口死死地勒住,然后抱着他继续哭……

可能是他听见了,半夜里醒了,反手抱着我的背脊安慰了好久……

夜里我怕他冷,就脱了衣服给他裹着,然后死死地把他抱着,可能是凑效了吧,没多久他就暖和起来了,脸都红的直发烫。

[你为什么不走?]

[我娘说了,嫁了公公不生娃也不让走。]

今日你不走,以后就别想走了。]

[……]

05.

我跟他在地窖里待了三天三夜,未曾进食,他又受了伤,现在高烧不退,胸口的血虽然止住了,但这样下去怕是支撑不了多久。

第四天夜里,我趁他睡着放任一博,壮着胆出了地窑。

信息素小说(魇的信息小说)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必删

外面狼藉一片,我们的房子也烧为灰烬,什么都没了,只有一睹高墙,那边是什么,我不晓得。

我提着撕碎的裙摆踏出了院子,两年了,我第一次出来,如同笼中之鸟重获自由般的欢喜着,但同时也是忐忑的。

锦言受了伤,一定是皇帝出了手,我虽是他放下的眼线,但终究还是锦言的妻子,皇帝不会放过我。

外面有一条走廊,我顺着走廊一直走,绕过围墙,看到了高墙之外的凄凉。

破烂不堪的屋子下遗落了几些的瓦片儿,院子里长满了杂草,若不是点了几盏灯,我竟也不相信这里还住着人家。

我悄悄的去窗口瞧了瞧,里面除了两个苟延残喘的妇人,便是几个哭哭啼啼的丫头。

这里是冷宫,我一早就知道的……

我不忍心看下去,悄悄地出了院子,摸着黑进了一间屋子,屋子里有张桌子,上面放着些糕点,我捧着裙摆将吃食通通拿走,顺道提了一个水壶。

回到地窑,锦言已经醒了,我捧着吃食欢喜地递给他,[公公,你看……]

不等我说完,他挥手推开,我猝不及防,手里的糕点撒了一地。

我哭了,我不晓得他会这么生气。

不过仔细想来他一向高贵,岂能吃偷来之食,许是气的。

东西是我偷来的,虽然不光彩,但却能填饱肚子。]我擦干泪水,将地上的糕点一一捡起,有些碎了捡不回来了,倒是可惜了,[我嫁给你时,你每日只送我一顿吃食,我饿了就喝壶里的水,想家了就哼娘亲唱给我的童谣,我不也是挺过来了吗?]

[你是在怪我?]我原本是想抱怨几句,倒不成想他竟恼了,[大婚之日,我可清楚的记得我叫你回去。]

我顿了顿,捧着手里的糕点舍不得吃,虽然他说话怪让人寒心的,但毕竟受了伤……

[抱歉……]许久,可能是见我没说话,有些急了,[是我没让你过上好日子……]

[不打紧,谁让我嫁给你了?]我委屈巴巴地将手里的糕点递给他,[咯,吃饱了我们再想其他法子出去。]

这回他没有恼火,拿了块糕点轻轻咬了口,望着我憨憨地笑,[你也吃。]

可我哪儿知道,当初他兴兵作战时没有口粮,只能靠树叶充饥,今儿个又岂会嫌弃这糕点,他只是气我乱跑,若是遇见了危险该如何是好……

06.

那日后,我每回都趁他睡着时偷偷地出去,趁着夜深人静去偷些吃食,时间久了,皇宫也开始戒备起来了。

有日出去被宫里人发现,追了好久才脱险跑了回来,自此他再也没让我出去过,每回都拉着我坐到深夜,直到我睡了才肯罢休。

信息素小说(魇的信息小说)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必删

闲来无事,我也常与他闲聊,聊着聊着便聊到了他的身世,原来皇帝视锦言为眼中钉,不过是他手握十万兵权

锦言虽为公公,但他父亲却是先帝器重的将军,曾立下赫赫战功,却因败了一战导致国土被夺自刎江边。

那年锦言十二岁,穿了战袍去了沙场,经受七年的磨练终是百战荣归继承了父亲的衣钵,但随着名气的扩大,京都便流传了锦言要造反的蜚语。

先帝爱才,自然不信,不仅封他做了将军,还赠了他十万兵权,冬去春来,他不负众望,收复了边疆国土,自此在无人造谣。

先帝在他十九岁那年仙逝,皇帝接手江山,杀忠臣稳根基,锦言也不例外,他要将他赶尽杀绝。

锦言效忠先帝,热爱子民,为证清白甘愿阉割,皇帝为堵住百姓的嘴,便将他留下做了身边的公公,后来皇帝便设计让他娶了我,命我在他身侧蛰伏两年却并无收获,现在终是按耐不住…

07.

好说也是做过将军的人,不过半月,锦言公公的伤也好的差不多了,除了用劲儿时会痛些,基本无异于常人。

[今晚我带你出宫。]他抱着我将头埋进我的颈窝,吐着热气暖暖的,[若是我不在了……你……好好的……]

我不明白他为何这般奇怪,也不晓得没了他我还能去哪里,每每想到这些我便忍不住哭泣,[你若不在了,那我也不在了……

[你不能不在……]他抱紧我,在我唇上落下一吻,我迟疑许久,脸上不知何时飞来两朵红晕。

信息素小说(魇的信息小说)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必删

他见罢,得寸进尺般地靠近,将我的唇紧紧含住,吸吮着,四周静悄悄地,耳根子都在发烫,青涩中带着羞愧,我想推开他但又怕弄痛他的伤口,只好任由他摆弄。

[若是出了城门,无论发生何事都莫要回头。]他松开我红肿的唇瓣,将头埋进我的颈窝,耳边回荡着情欲的急促声,[别去找你爹爹,一路朝南,会有人接应你……]

[你去哪?]今日的他不同于平常,忐忑的心似乎告诉我即将会发生些什么,他一定有事儿瞒着我,我不想问也不敢问,也许在我心中早就有了答案,但我不敢去想,因为我怕,怕他会出事……

[走吧。]他没有做多解释,拉着我出了地窖。

他对宫里的地形很熟悉,没一会儿便到了宫门口,一路上也未被巡逻的人发现。

宫门紧闭,城墙上还有值班的侍卫,想出去一定会惊动他们,我拉着他使劲儿的哭,我恨我自己在这个时候竟帮不上什么忙……

[你会功夫,翻过围墙就可以出去了,别管我了,我就是个累赘,我会拖累你的……]

[你会好好的。]他拉我入怀,健硕的手臂将我紧紧箍住,再一次落下深深一吻,[等逃出去了,我们就再也不回来了,我带着你好好过日子,好不好?]

我拼命地点头,反抱住他,[到时候我要给你生好多好多小猴子…]我知道我说的什么话,也明知这是不可能的事,可我还是忍不住要告诉他,我想,我真的想跟他好好过日子…

他笑,深奥的眸子里似乎有了焦距,睫上染了几滴水花,稍稍晃悠一下便落了下来,滴在我的脸上暖暖的。

他也想,也想跟我一起做平常夫妻该做的事,但他只是个公公,注定是不同于常人的…

他带着我上了城门,抢了侍卫的长矛刺穿了他们的喉咙,嫣红的血染了一地。

信息素小说(魇的信息小说)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必删

我没有害怕,跟着他一起出了宫,最后畅通无阻地来到城门口。

[吱呀——]

红色斑斓的大门被人打开,一只长箭直逼我的胸膛,我闭了眼,等待厄运的到来……

泪水洒落,悲声四起,自此我们阴阳相隔……

信息素小说(魇的信息小说)

图片来自网络,侵权必删

08

我进宫那年,只有14岁,凤冠霞帔,穿了嫁衣……

他离开那年,不过22岁,阉割为君,丢了性命……

——

那年我嫁了个公公,曾许他子孙满堂,如今却也食了言……

锦言,竟成了我这辈子的禁言!

——

锦言,来世你我再续前缘,我不骗你,你莫负我,好好的做一对长久夫妻,可好?

(完) 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sum5080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xfxq.cn/712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