现代言情小说甜宠文有肉短篇(现代言情小说甜宠文有肉短篇)

简介:他们青梅竹马,从小玩到大,吵到大。

宁溪十八岁时,宁溪对顾言说:“要不我们跟个风,谈个恋爱呗。”

顾言说:“你想什么呢?我才不会那么想不开,和你这个疯丫头谈恋爱。”

现代言情小说甜宠文有肉短篇(现代言情小说甜宠文有肉短篇)

图片来源网络,若有侵权联系删除

阳光透过树叶散落下来,正好照在宁溪白皙小巧的脸蛋上。

她停好自行车正准备离开,一个熟悉的身影从校门口的方向走了过来,白衬衫,黑长裤。

“哼,”宁溪轻轻哼了一声,准备离开。

她真的太生气了,昨晚她对顾言说:“顾言,要不我们跟个风谈个恋爱呗。”

顾言居然不知好歹地说什么,他说他才不会想不开,和她这个疯丫头谈恋爱。

宁溪真的气死了,做了一晚上的梦,梦里都是她追着顾言在打。

高中三年,后面追她的男生可不少,要不是看在顾言和她青梅竹马的份上,她会找他谈恋爱么?

真是给他脸了呢。

少年远远看见那气呼呼的背影,忍不住勾唇一笑,没想到这丫头气性那么大,今天看到他都不理了。

少年额前的碎发挡住了好看的眼睛,清晰的下颌线露了出来,五官精致好看,眼里带着淡漠疏离,让人想靠近,却又有丝畏惧。

顾言加快速度,几大步追赶上前面的女孩,朝她肩膀上一拍,“小宁溪,今早上学怎么不叫我呢?”

宁溪侧头对他做了一个鬼脸,“你是我谁啊?我干嘛要叫你?”

顾言一点不生气,对她笑了笑,“我还能是谁啊,当然是你言哥哥啊,你不会睡了一觉,就把你最最亲爱的言哥哥给忘了吧?”

当然不会忘,哪怕你化成灰我都认得,宁溪暗自想道。

宁溪做出一个恶心反胃的动作,怒瞪着他,“顾言,以后我不认识你,你也不认识我,别再跟我套近乎。”

“别啊,小宁溪,昨晚你说的那事,我……”

“闭嘴!再说我揍你。”宁溪恶狠狠地对着他脸挥了挥拳头。

“其实我……”

“溪溪!!”

一声尖叫,打断了顾言还没说完的话,从对面飞奔过来一个女生,一把抱住了宁溪。

宁溪抬眸看了看她,才反应过来,“露露,好久不见了,我都想死你了。”

宁溪和余露是高中同学,两人好得像一个人,有宁溪的地方就有余露。

余露放开她,左看右看,然后眼睛滴溜溜地看向旁边的顾言。

她很快又收回目光,挽着宁溪的手往前走,然后一脸坏笑地凑近她的耳朵,低声笑道:“你们两个咋样了啊?”

宁溪在放假前夕和余露说了,她要向顾言表白。

所以,余露特别关心姐妹的爱情。

“我和他这辈子都没可能了。”宁溪咬牙切齿地说道。

余露眉头微蹙,转过头小心翼翼地看了看后面的顾言,轻声问道:“怎么这样啊?他劈腿了?”

走在后面的顾言,耳力极好,哪怕余露的声音不大,他还是听得真真切切。

他这比劈腿还严重。

他本来只是想逗逗宁溪而已,想看看她对自己到底有几分在意,哪知道她一听自己那样说,就不得了了。

他还没和她生气呢,哪有谈恋爱跟风的?

她倒好,还一辈子都没可能了。

女孩心海底针,顾言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。

看来,得想办法好好哄哄她。

下午放学,宁溪和余露推着自行车走到校门口分别,宁溪的手机响了。

宁溪看了眼来电显示,叹了口气,接通。

“喂,妈妈。”

“小溪,我和你爸爸公司有事,今晚可能会很晚才回家,你去顾言家吃饭吧。”

“我不去,我自己做。”她说了不和他再来往的,怎么可能还去他家。

她宁溪可不是那么没骨气的人。

“你自己做?你能做什么啊?长这么大你做过一次饭吗?我都和你陈妈妈说好了,她做好饭在家等你们,你放了学就和顾言一起回家,可别到处乱跑。”

“知道了,知道了,没事我挂电话了。”宁溪抱怨着,忙忙忙,她就没见过他们不忙的时候。

宁溪觉得自己更像顾家的孩子,害得她时常被顾言取笑。

“小宁溪,你说你像不像言哥养的童养媳?”

“才不像,我妈妈给了生活费的。”

宁溪折回去,转身去学校附近的小商店买了两桶方便面。

她才不要去顾言家吃饭,才不会给他笑话自己的机会。

宁溪回去,关好房门把泡面泡好,正准备看会儿书。

“叩叩叩”,敲门声响起。

宁溪拖着拖鞋过去开门,见是顾言,准备伸手把门关上。

少年反应极快,手一伸,人一闪便进了屋。

“宁溪,你不用对我这么大仇恨吧?”

顾言双手环胸,眼睛灼灼地看着她,“好歹我俩一起吃过饭,一起睡过觉,一起洗过澡,咱俩可比亲兄妹还亲。”

宁溪没好气地看着他,“说完了吗?说完了赶紧回去。”

“咱妈让我过来叫你去吃饭。”

两家关系好,叫对方的父母都叫爸爸妈妈,前面加个姓。

宁溪不屑的从鼻子里哼了一声,倔强的不去看他,“我不去,我已经做好了,你们自己吃。”

“你做好了?在哪儿呢?”顾言一边说一边朝屋里走,“言哥看看你做了什么山珍海味,我也尝尝。”

顾言看到餐桌上的泡面微微皱了皱眉,几步走过去坐下,打开盖子,拿起桌上的筷子,不客气地吃起来。

“顾言,那是我的。”宁溪气得不行,走上前就要去拖他手里的筷子。

顾言抬头笑笑,“知道是你的,言哥帮你尝尝味道。”

“顾言,你太过分了!”宁溪真想抽他几巴掌。

“宁溪,坐下!”

顾言看着她,语气有些不好,宁溪低垂着头在他面前坐下。

顾言生气的时候,挺让人害怕的,宁溪觉得委屈死了,吃了她的泡面还凶她。

她这么多年真是眼瞎了,怎么就看上他顾言了?

顾言问:“你知道方便面对身体有哪些影响吗?”

宁溪点头:“知道。”

顾言看了看她,说:“长期吃会导致营养不良,肥胖,胃肠道疾病,甚至癌症。”

“可我又没有长期吃。”宁溪小声地说。

顾言眼睛微眯,眼神危险地问:“宁爸他们经常都不在家,而你又不想去我家吃饭,那你给我说,你不经常吃泡面,那你吃什么?”

“我,我不知道去外面吃啊?”宁溪提高声音,尽量让自己不那么弱势。

“去吧,外面的饭菜卫生得很,什么地沟油啊,大蟑螂啊,老鼠屎啊,都等着让你去吃。”

“哪有那么脏?”在外面吃饭的人不是很多吗?

顾言正想说话,兜里的手机响了。

他掏出手机,看了一眼递给宁溪。

“我妈打的,你自己和她说。”

宁溪不情愿地接过电话,按下通话键。

“言言,不是让你叫溪溪过来吃饭吗?等下麻辣虾凉了就不好吃了。”

一听有好吃的,宁溪眼睛一亮,乖巧地应道:“陈妈妈,我马上过来。”

顾言唇角微勾,从她手里接过手机,伸手搂住她肩膀,“走吧,等下虾凉了不好吃了。”

“顾言,不是我想去的啊,是陈妈妈的一番好心,我不能辜负。”

顾言没有说话,只是温柔地笑了笑,揉了揉她的脑袋。

宁溪胆子特别小,十岁了还不敢自己睡,所以只要父母不在家,都是比她大一岁的顾言带着她睡。

直到十二岁,胆子才稍微大一点。可是直到如今,她都害怕打雷。

吃了饭出来,天色十分昏暗,片片乌云仿佛要压下来似的,远处响起轰隆隆的雷声。

宁溪赶忙跑回家,她得赶紧洗好澡躲进被窝里,她不想什么事都依赖顾言。

虽然顾言对她还是很好,吃饭的时候还帮她剥虾,帮她盛汤,但是他又不喜欢她,以后他会找女朋友。

所以,自己得学会坚强,等顾言有了女朋友就不会对她这么好了,自己得提前做好准备。

宁溪洗好澡出来,雷声更响了,她吓得赶紧跑回卧室,关好卧室门,关好窗户。

这时,放在书桌上的手机响了。

打雷还打电话,谁那么不怕死啊,她嘀嘀咕咕的走过去,发现你顾言。

“顾言,打雷你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手机里传来顾言的声音,“宁溪,开门。”

说完电话挂断了。

宁溪打开卧室门,战战兢兢的出去,一道闪电划破夜空,她吓得抖了抖。

“宁溪,没事的,不要怕,顾言来了。”她不断的安慰自己,一步一步地朝大门边挪去。

门开了,外面站着一脸惊慌的顾言。

他看了看宁溪,见她一副害怕的样子,责备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回去。

他本想说她,干嘛跑那么快,吃了饭就不见人影。

最后,他温柔的搂过她的肩,“别怕啊,言哥在呢。”

顾言带着她回了卧室,“坐下,我帮你吹头发。”

“啊?不用。”宁溪偏过头,见顾言正皱着眉心看着她。

水珠顺着头发滑落,落在肩膀上,湿了一大片衣服。

“什么不用?难道你想才开学就请假?”顾言走到梳妆台边,找出她的吹风机插上电。

宁溪只好走过去,在他前面坐下。

顾言一手拿着吹风机,一手撩起宁溪长长的头发,动作轻柔和缓。

这件事他做了许多遍,对他来说轻松自然。

温热的气体喷洒在脖颈处,身后的人指尖有些凉,时不时地划过她的皮肤,宁溪感觉有些痒。

她的心跳莫名的有些快,小脸微红,下意识地向旁边歪了歪头,却又被身后的人扶正。

顾言:“坐好,别乱动。”

宁溪抿了抿唇,她很想说。

顾言,你能不能别再对我这么好了,我真的怕自己离不开你。

她想问:顾言,你会对别的女孩也这么好吗?

可是,她终究什么都没说,什么也没问。

她喜欢顾言对她好,她不想他离开。

喜欢一个人,而对方不喜欢自己就是这样,一方面想放手,另一方面又舍不得。

感觉幸福就像偷来的样,有点甜,又有一点微微的苦涩。

宁溪不知道,如果有一天顾言娶了别的女生,她会不会接受不了。

但她知道,自己肯定会很难过,会很长时间都高兴不起来。

顾言帮她把头发吹得半干,关了吹风机,把吹风机给她放回原位。

“小溪,我们谈谈吧。”顾言拉了一张椅子在她对面坐下。

宁溪抿了抿唇,抬眸看他,“谈什么?”

顾言说:“昨天你说的那事。”

“有什么好谈的?你不是都拒绝我了吗?”第一次表白,就那么狼狈的收场,她生了一晚上气,追着顾言打了一晚上。

“小溪,我,其实昨天我是逗你的,我不是不想和你谈恋爱,只是我们年纪还小,言哥希望你能把心思放在学习上,等我们再长大一点,我们再谈恋爱,你说,好不好?”

顾言昨天看着她难过的走开,当时就后悔了,他没想到自己无心的一句话,就让她那么难过。

“可是你还骂我疯丫头。”宁溪低垂着脑袋,那模样要有多委屈就有多委屈。

“言哥错了,言哥希望小溪做事别那么冲动,在做任何事之前先注意安全,不做损害自己身体健康的事,明白吗?”

宁溪点了点头,水盈盈的眼睛看着他,羞涩的问:“那你会和别的女生谈恋爱吗?”

她不敢问顾言喜不喜欢自己,怕又得到否定的答案。

顾言摇了摇头,薄薄的唇瓣吐出两个字,“不会。”

宁溪轻轻一笑,“你说话算话!”

靠在椅子上的人忽而一笑,他起身向前走了两步,捏了捏宁溪的小脸,“算话,言哥如果要谈恋爱,只和小溪谈。”

宁溪抬头,看到他一脸认真的模样又害羞的低下头。

“小笨蛋,言哥原来也经常和你开玩笑的啊,怎么不见你生气,这次,就气得那么厉害。”

宁溪抬眸瞪他一眼,“这次不一样,我真心的对你表白,你拿我的真心喂了狗。”

“好,我错了,你说吧,准备怎么惩罚我?”

“罚你骑车带我上一个星期学。”

“好,你说多久就多久。”顾言温柔地揉了揉她脑袋。

宁溪脸色滚烫,不敢再去看他。

外面雷声停止了,一切恢复平静。

顾言打算回家,宁溪拉着他的手不放。

“时间不早了,你也早点休息,明天我带你上学。”他有些无奈地说道。

宁溪这才不情愿地松开了手,跟着她一起站了起来。

“顾言,我不想让你走。”她伸手拉住他后背的衣服。

近乎孩子气的话语让顾言哑然失笑,“我不走跟你睡吗?可我怕宁爸打断我的腿。”

宁溪羞红了脸,“你想得美,你可以睡沙发啊。”

顾言伸手刮了刮她鼻子,“我才不睡沙发,要睡就睡你的床。”

“你不怕打断腿么?”宁溪眨了眨眼。

“我……”顾言低头看着眼前面色发红,清丽漂亮的女孩,欲言又止。

怕倒是不怕,只是不想伤害她。

宁溪仰着脑袋问:“怎么了?”

“我想亲亲你,可以吗?”

宁溪:“……”

她没有一点心里准备呢,她想了想,摇了摇头,“不可以,因为你现在还不是我男朋友。”

看着他眼里的失落,宁溪有些于心不忍。

“行吧,你也不准给别人亲。”少年伸出修长的手指轻轻摩挲了下她粉嫩的唇瓣。

然后,放到了自己的薄唇上。

宁溪看明白了他的动作,脸一下就红了个透。

伸出手去推他,“你还是赶紧走吧。”

少年愣了一下,嘴角浮现了淡淡的笑容,“不留我在这儿睡啦?”

“滚,快滚!”

少年愉悦的笑出声音。

翌日。

微风轻拂,宁溪坐在自行车后座上愉快的哼着歌。

她的手搂住前面少年的腰,从小到大,顾言的自行车后座除了她,再也没有别人。

记得上初中的时候,邻居小虎的自行车坏了,他想坐顾言的自行车去上学。

正巧被推着车出来的宁溪看见,她几步上前,“小虎,你不能坐言哥的自行车。”

小虎不解的看着她,“我为什么不能坐,我车坏了,等我老爸给我修好,我就自己骑车去了。”

“我说不能坐就不能坐,言哥的自行车后座是我的,我把我的自行车借给你。”

“宁溪,你怎么那么霸道?”

宁溪不理他,转过头问顾言,“言哥,你要带小虎去上学吗?”

顾言摇了摇头,“小虎,你还是骑宁溪的自行车吧。”

“抓小偷!”尖锐的叫声惊醒了回忆里的宁溪。

一个中年妇女从旁边然过,宁溪拽了拽顾言的衣服,“言哥,停车。”

顾言耳朵里带着耳机,不知道她要干什么,还是缓缓停了下来。

等他转过身,宁溪早就跑了。

顾言这才明白,宁溪是去抓小偷了,他重重地叹了口气。

“这个疯丫头!”他咬牙切齿的骑着车跟了上去。

昨晚才给她说了,让她不要管闲事,今天就忘到了九霄云外。

不远处,宁溪被绊倒在地,膝盖破了,有星星点点的血迹。

她低垂着头,脸色有些苍白,身后出了一层的冷汗。

这时,一位警察押着一个少年过来,现在宁溪旁边。

“小姑娘,你真是好样的,不是你,我还没那么容易逮住这小子。”

被抢的大妈也不断的给宁溪道谢,宁溪直起身体,摆了摆手。

“没事的,举手之劳嘛。”

顾言听到小姑娘的声音,才发觉自己骑过了,他又倒回来,才看见宁溪弯着腰站在里面小道上。

“宁溪,你让我说你什么好?”顾言眼角泛了红,说话都带着颤音。

看着她受伤了,他真的是又急又气。

他把车放在一边,朝她走过去,脸色很不好,心疼的弯下腰给她仔细地检查伤口。

他微凉的手指碰了碰她的膝盖。

“痛,好-痛!”

少年抬起眸看她,“你不是挺厉害的吗,不要命的去追罪犯,我现在轻轻一碰,你喊什么痛?”

他这话里话外都带着刺,宁溪委屈的看着他。

顾言起身,伸手帮她把额前的碎发别到耳后,语气终究是软了下来,“我带你去医务室消下毒。”

宁溪摇头,“我没事儿,这点伤过两天就好了。”

“你下次别犯傻,昨晚我才交代了你,要自己注意安全,你是怎么答应我的?宁溪,你是想早点气死我,是不是?”

宁溪伸手去挽他胳膊,“别生气了嘛,我下次一定注意。”

顾言叹了口气,“还下次,宁溪,言哥这小心脏真经不起折腾,你行行好乖一点,行吗?”

“嗯。”宁溪重重地点了点头,“我以后都很乖,你让我往东,我绝不往西,一定听你话。”

顾言白她一眼,“走吧,我的女侠。”

“你又笑话我。”

两人打打闹闹的进了学校,顾言带着她去消了毒。

中午放学,宁溪和余露约好一起去食堂吃饭,还没走出教室,宁溪的手机响了。

宁溪低着头看手机,是顾言发来的消息。

【在食堂等我就好,我去给你排队打菜。】

宁溪和余露到了食堂,便看见打饭的窗口已经排起了长队,乌泱泱的人群。

她给他回道:【你能不能帮忙多打一份啊,露露也在。】

顾言看了眼她回的信息,气得咬了咬牙。

他真是欠了她的。

排在顾言背后的室友,手搭上他肩膀,凑近看了一眼,“跟谁聊天呢?是不是谈恋爱了啊?”

顾言关了屏幕,把手机放进口袋,面色淡淡,“要你管。”

“不是,大一有几个女生还挺漂亮的,有没有看中的啊?找时间去看看。”

“不去,要去你自己去。”顾言白了他一眼。

“顾言,你说你这性子怎么就那么冷呢?大三那个学姐追你,人家身材又好,长得又漂亮,你都看不上,你说说看,你喜欢什么样的姑娘?”

顾言说:“暂时不考虑谈恋爱。”

宁溪和余露坐在桌子边翘首以待,余露问道。

“昨天你不是说以后都不和顾言来往了吗?怎么今天又和好了呢?”

宁溪浅浅一笑,“他给我道歉了啊,他说现在不想谈恋爱,想谈恋爱就找我。”

余露点了点头,“我就说嘛,你们两人虽说没谈恋爱,但却比人家谈恋爱的还好,每天出双入对的,回家了都还在一起。”

宁溪想了想,“也是哦,听你这么一说我感觉自己好幸福,言哥对我真的还不错。”

“你感觉幸福就好!”

一道熟悉的声音在头顶响起。

宁溪羞涩一笑,“你打好饭菜了呢?谢谢言哥。”

旁边帮忙端着饭菜过来的室友,目光落在宁溪脸上。

顾言把饭菜放到桌上,抬手拍了拍他的肩,“看啥呢?赶紧坐下吃饭。”

室友没理会顾言,看着宁溪问道:“学妹,你叫什么名字?有没有男朋友?”

“有,她的未来老公就是我,你趁早给我死了心。”

室友尴尬地摸了摸鼻子,看向顾言,“是谁刚才给我说暂时不考虑恋爱的?现在这话又是几个意思?”

“现在不考虑恋爱,不代表我以后不娶她,你的可懂?”

一顿饭,宁溪基本上是红着脸吃完的,吃了赶紧拉着余露离开。

出了食堂,便听到几个女生在那议论。

“哇,你看那学长长得好帅。”

“我认识他,他好像是学生会主席,叫顾言。”

“对,就是叫顾言,真的好帅啊,我好喜欢,应该没有女朋友吧,我一定要去追他。”

“哇哦,你看他走路好有气质。”

几个女生你一言我一语的越说越激动。

宁溪有些发愣,她很想冲过去告诉她们。

“他没有女朋友,但是有未来老婆,那就是本姑娘我,你们死心吧。”

宁溪忍了忍,最后拉着余露离开。

余露捂着嘴都快笑死了,“溪溪,我不行了,太好笑了。”

“有什么好笑啊,那几个女生真的太花痴了。”宁溪气呼呼的用脚尖在地上点了点。

“谁让你们家那位那么优秀,长得还那么帅呢?”

“都怪顾言,我让他现在谈恋爱,他不谈,你说他是不是骗我的啊,说什么以后和我谈?”

余露看着她,“你得对自己有信心,顾言除了对你好,你还看见他对谁那么好过?”

宁溪摇了摇头,“这倒是没有。”

“那不就得了,估计他是怕影响了你学习吧。”

宁溪的性格一向大大咧咧,每天除了上课,大部分时间都是和顾言在一起,她也就不再在意名分的事了,反正顾言只对她好,只对她温柔。

时间一晃到了第二年夏天,宁溪年满十九,顾言二十。

九月初,暑气未消,人行道两旁都是高大的树木,树叶间筛落下细碎的光影,星星点点,明亮繁盛。

篮球场上有人在打球,奔跑跳跃,汗水淋漓,有不少女生在呐喊助威。

顾言什么都优秀,唯有体育不擅长,也不爱好。

宁溪喝着冰镇饮料,坐在远处观看。

余光里闯进一道修长的身影,穿着白色的球衣,发力,起跳,挂臂扣篮,逆光看去,周身笼罩着一层梦幻的光晕,带着强烈的运动感和冲击力。

聚在场地外围的女孩们兴奋的尖叫,球场上热闹非凡,宁溪轻轻念了一声,“真帅啊!”

眼前突然一暗,有人自身后蒙住了宁溪的眼睛,说话的声音有些冷:“谁帅啊?”

听这声音,宁溪就知道是谁。

“打球的那男生,白色球衣那个,爆发力十足,特别帅!”

“宁溪,你眼神是不是不好?他有我帅吗?”顾言放开她,不悦的挨着她坐下。

“我说人家打球帅,又没说他长得帅。”宁溪淡淡说道。

她知道某人吃醋了,她就是故意的,看他着急不着急。

顾言扳过她的肩,认真的看着她眼睛,说道:“小溪,要不我们正式谈恋爱吧。”

宁溪眨了眨眼,“可你说暂时不要谈恋爱的呀,说会影响学习呢,我看还是毕业后再说吧。”

“我反悔了,不行吗?”少年气呼呼的说。

宁溪有些为难的偏过头,视线又放到球场。

“宁溪,请你和我谈恋爱,不要再去看别的小哥哥,好吗?”

宁溪不为所动,“哼”,当初他可是气死她了呢。

“溪溪,我爱你,做言哥哥女朋友好不好?”

宁溪唇角微勾收回视线,眼睛弯着,像漂亮的月牙,害羞的扑进顾言怀里。

“既然你那么有诚意,我就答应做你女朋友吧。”

小样,她就不信收拾不了他。

顾言问:“那他还帅么?”

宁溪嘴上抹了蜜似的,好听话张口就来,“不帅,一声臭哄哄的,哪有干净清爽的言哥哥帅,放心吧,我只喜欢你。”

顾言笑着摇头,言语间动作里,都是极致的宠爱。

那天月色很美,宁溪牵着顾言的手,顺着河边走着。

两个人话不多,顾言偶尔看看她,微微一笑,眼底是星辰般的辉光,温柔如春天的微风。

顾言问:“溪溪,你的梦想是什么?”

宁溪笑了笑,“本姑娘毕生的梦想就是嫁给顾言,和他生生世世在一起。”

顾言低头,准确无误地吻住她的唇,过了许久,他在她耳边轻声说道:“我的梦想是一辈子照顾好宁溪,让她一辈子都开心快乐。”

顾言的眼睛很漂亮,专注地看着一个人时,像有魔力一般。

宁溪听见自己跳得飞快的心跳声,她想,她要何其幸运,才能和顾言从幼童到年老。

确定了关系后,两家间隔一栋楼,但每晚临睡前,都要煲电话粥,通常都是宁溪在说,顾言在听。

床上放着巨大的公仔,那是宁溪有一年过生日,吵着让爸爸买,爸爸不让买,第二天顾言抱着给她送来的。

宁溪把公仔抱进怀里,她小声地问:“顾言,你那边缺不缺什么啊?”

顾言不明所以,“嗯,不缺什么。”

“哦。”宁溪的声音里有几分失落。

随后便听到顾言爽朗的笑声,“缺一个老婆和一个孩子。”

宁溪微微红了脸,她道:“顾言,毕业我们就结婚吧,我让你什么都不缺,好不好?”

顾言笑了笑,“好,到时候我们生个女儿吧,我希望她像你,从小就乖乖的,偶尔有点小脾气,我会给她很多宠爱,让你们做最快乐的小公主。”

宁溪抿了抿唇,“可我希望有个小男孩像你啊,小小年纪就很懂事。”

“嗯,那我们生两个吧,儿子勇敢的保护妈妈。”

宁溪笑弯了眼睛,想到那画面就幸福满满。

两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胡乱聊着,宁溪说,“顾言,人生因你而精彩,宁溪有你真的好,……”

不知不觉,困意袭来,小姑娘歪着脑袋睡着了。

顾言听到电话里呼吸渐沉,笑着摇头,挂了电话,将手机放在一边,继续手上的工作。

宁溪一觉睡到半夜,外面狂风暴雨,家里又只有她一人,她吓得不敢睁眼,额头上出了一层汗,眼泪滑出眼眶,滴在枕上。

放在枕边的手机响了,宁溪拿过电话接起。

“顾言。”她叫了一声他的名字,声音沙哑。

顾言轻声应道:“我在,你等着我。”

顾言是有她家钥匙的,电话挂断了,宁溪拥着被子坐起来,看着窗帘飞舞,她慢慢静下心来。

没过多久,她听到脚步声传来,寻声望去,顾言已来到卧室。

宁溪慌忙起身,她翻身下床,一口气朝他跑过去,扑进顾言怀里,抱住他。

熟悉的味道钻入鼻腔,清新淡雅,他的外套微湿。

宁溪抬眸看他,“你衣服湿了。”

顾言摸摸她的脑袋,温柔的说:“没关系的,只要溪溪需要,我一直都在。”

宁溪点了点头,紧紧咬住下唇,不让眼泪掉下来。

他一直都在,这或许是最好听,最感人的情话了吧。

一颗心扑通扑通的跳得厉害,顾言的眼神温柔。

宁溪轻轻踮起脚尖,手环上他的脖子,柔软的唇贴在他微凉的唇瓣上。

两人的呼吸融在一起,缠绵悱恻。

顾言伸手捏住她的下巴,让吻由浅而深。

宁溪羞红了脸,悄悄睁开眼睛,看见顾言的眼睛微眯,浓密纤长的睫毛掩盖住孔雀羽似的瞳仁,外面的狂风暴雨也不再可怕。

宁溪突然放松下来,没什么可怕的,她的少年一直都在。

顾言低下头,与她额头相抵,轻笑着:“言哥主动上门服务,给个五分好评呗。”

宁溪抱着顾言,头靠在他胸口,“嗯,拒绝中差评。”

顾言失笑,吻了吻她额头,“还怕吗?”

她乖乖摇了摇头,“不害怕,有你在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顾言垂眸,拉着她到床边。

“那快上床睡觉吧,我守着你。”

宁溪上了床,往里面挪了挪,她拍了拍空着的位置。

“顾言,上来吧,我的床分你一半。”

顾言脱了微湿的外套,上了床,侧身将她轻轻拥在怀里。

翌日。

宁溪和顾言起床下楼。

宁爸爸和宁妈妈正坐在沙发上玩手机。

宁溪不知该何去何从,她是要下去呢,还是应该转身回卧室?

“宁爸,陆妈,早上好!”宁溪耳朵边传来顾言的招呼声。

完了完了,要被打死,宁溪一双眼睛眨个不停。

宁爸爸问:“顾言过来了?”

“是的,昨晚雷打得厉害,我就过来陪溪溪了。”

“嗯,早餐你陆妈做好了,吃了早餐上学去吧。”

就这?

宁溪不敢置信地看了看自家老爸老妈,完全没有其他反应。

好像这是很正常很正常的事。

直到吃了早饭出门,她都还处于懵懂状态。

宁溪问:“顾言,你早上看见我爸妈在,你就一点都不慌吗?”

“为什么要慌?我又没做什么亏心事。”

“你就不怕他们多想?”

顾言侧眸看她,“多想什么?”

宁溪脸一红,“就是,就是我和你,我们……”

顾言笑起来,“你放心吧,宁爸他们相信我比相信你还多一点。”

服气了!

宁溪才不信,晚上回到家,她问爸妈。

“爸爸妈妈,你们今早看到我和顾言在一起,怎么就没反应呢?”

宁爸说:“我们相信顾言啊,就算你冲动,他都不会让我们失望。”

我去!

宁溪真想找块豆腐撞死。

听听,听听,这是什么话,到底她是亲生的,还是顾言才是他们亲生的?

宁溪在毕业那天被顾言求婚了,顾言问她。

“小溪,想不想同时拿两证啊?”

宁溪不明白,“哪两证啊?结婚证?准生证?”

顾言叹了口气,“顾太太,是毕业证和结婚证啊,你怎么不说孩子的出生证呢?”

宁溪呵呵一笑,“出生证没那么快啊,我们都没洞房,怎么领?你当我笨呢?”

拍结婚证时,宁溪搂住顾言的腰,对他说:“顾言,你终于被我拿下了,从今以后你要对我唯命是从,百依百顺。”

顾言屈起手指在宁溪的额头上轻轻一敲,笑着:“以后请顾太太多多指教,你就做好被我宠一辈子的准备吧。”

宁溪俏脸一红,眼波流转,漂亮动人。

婚礼那天。

两家父母坐在一起,忍不住感叹。

顾爸爸说:“当初我就提议定娃娃亲,你们说怕两孩子不同意。”

宁爸爸点了点头,“现在,就算我们不同意,也不能把他们分开。”

顾妈妈说:“一晃两孩子都成家立业了,时间是把杀猪刀,刀刀催人老啊。”

宁妈妈说:“当初溪溪去你家吃饭,我说给你们生活费,你们怎么都不要,原来是养了一个童养媳。”

爱情有许多种,但最后都是嫁给你,娶了我,从此携手到老。

【故事讲完了,宁溪和顾言的幸福生活才刚刚开始,喜欢你这件事,会坚持到底,喜欢的朋友们点个关注,谢谢!】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sum5080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xfxq.cn/6570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