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代一两黄金现在多少钱(宋朝一两黄金现在多少钱)

古代一两黄金现在多少钱(宋朝一两黄金现在多少钱)

雪未停。

京师城北二十里。

蓟辽百万灾民基本全部到达。

有少许距离大部队比较远的,孙承宗派出人手去迎着。

经过粗略统计。

蓟辽灾民中,青壮力占到了半数之多。

对此。

孙承宗没有兴奋,而是幽幽叹了口气。

近千里的长途跋涉,又饿又累,长者和身体较差的人,是撑不到这里的。

等蓟辽到京师沿途各县官员,把死亡的枯骨上报朝廷后,就大概知道蓟辽因灾祸死亡人数了。

天灾加人祸。

于国朝而言是个沉重的打击。

但人不能一直沉浸在过去。

注重眼下更为关键。

百万之众的安排。

不是那么简单。

总督大人,前来应招泥瓦匠的人数已经核算出来了。”

童统领拿着厚厚的花名册,翻到最后一页,震撼道:“有二十万两千一百五十六人。”

国朝建国二百余载。

能同时动用这么多劳力的时候屈指可数。

太祖爷建造应天府皇宫是一次。

成祖爷迁都顺天建造皇宫是一次。

嘉靖爷和万历爷,这对爷孙的陵寝,也动用了这么多劳力,但不是同时动用。

因为这两位先皇在位比较久,陵寝建造之后,隔段时间就要修缮,偶尔先皇想再加点小玩意,也会进行更改。

以时间来增加的劳力,不能算是同时。

“不到青壮一半之数,看来蓟辽百姓对我的话,是不大相信的。”

孙承宗没有受宠若惊,相反,是有几分无奈。

可以理解。

国朝官员在蓟辽百姓的心中,公信力几乎消失殆尽。

能有这么多青壮应招,估计还是看在高台上依旧散落的黄金面子上。

“总督大人想怎么办?”

童统领身为御林统领,受到的教育是听从命令。

在对民心上是十窍通了九窍,一窍不通。

“简单!”

孙承宗轻松一笑,淡淡道:“京师各大钱庄的掌柜都到齐了吗?”

“到了,个个吵着要见您。”

童统领挑好听的说,心虚道。

能开在京师的钱庄掌柜,身后哪个没有贵人扶持?

即便是文武百官见了,也是客客气气的,不会巴结,但也不会得罪。

可是老总督请人来的办法呢?

御林军军士、锦衣卫缇骑和东西厂番子,直接上门“请”。

这架势。

别说是钱庄掌柜,就是国公侯爵见了,也觉得腿打颤。

“请”人的方式,不太寻常也就罢了。

把人“请”来后,干脆连看都没看一眼,直接扔到了个又脏又破的黑房子里,锁一上,不管了。

整整一天啊。

童统领跑了五六趟,亲眼目睹了钱庄掌柜们由镇静变为焦急,再变为愤怒,再变为破口大骂,再变为委屈可怜。

最后。

童统领去观察情况,钱庄掌柜们仿佛看到亲人似的,哭着喊着让人帮助求见总督大人。

锦衣玉食惯了。

被关在小黑屋不说。

连口吃的连口水都不给。

这是人吗?

“老实了啊!”

孙承宗嘴角勾勒出弧度,点点头道:“让他们把这个签了,再把人从小黑屋放出来!”

契文。

吾钱庄以一万两千钱的价格收购一两黄金,收购多少,皆由蓟辽总督所定,即日生效。

内容很简单。

但略显无耻。

首先。

朝廷的定价。

是一万钱兑换一两黄金。

当然。

这价格往往是兑换不到的。

物以稀为贵。

在坊间。

一两黄金兑换成铜钱。

是在一万一千五百钱到一万两千五百钱之间浮动。

从这点看,总督大人的定价,虽说偏高,但也不算坑。

但兑换比例。

会因为市面流通的黄金数量而进行改变。

就像高台那二十多万两黄金。

若全部流入京师内。

黄金的价值,至少会降个一千钱左右。

这样一来。

每收购一两黄金,钱庄就会亏损五百钱到一千五百钱。

取个平均值。

每两黄金亏个一千钱。

二十多万两黄金,钱庄大概会亏两万多两银子。

这让没做过亏本买卖的钱庄掌柜看来,等同血亏。

换而言之。

总督大人是把大量黄金流入市场产生的损失,全部转移到了钱庄。

这。

钱庄掌柜们能干吗?

“总督大人,这能成吗?”

童统领为难道。

久在军中,到底是实诚人,把人关了一天,还签下不平等的契约,心里过不去那个坎。

“会成的!”

孙承宗肯定道。

对这件事丝毫不担心。

京师钱庄近百家。

算下来一家钱庄不过亏两三百两银子。

能当上钱庄掌柜的,全是聪明人,不会因两三百两银子,而得罪他这位蓟辽总督的。

有天子剑在。

没人为了这点银子来玩命。

“告诉钱庄掌柜们,在明日酉时一刻前,本总督要看到一亿铜钱,不然…”

孙承宗没有说下去,但言语中的意思再清楚不过了。

没有这么多铜钱。

就不会像今天这么客气了。

“卑职明白了!”

童统领心领神会连连点头。

总督大人的心。

脏啊。

“除了这个,明日一早,御林军全部摘盔卸甲,每人率一百泥瓦匠,一同上工,记得,在建造的房屋砖上,刻上自己的名字!”

孙承宗命令道。

庞大的工匠人数。

必须要人监督和管理。

而御林军,就很好用嘛。

为了防止偷工减料的问题。

把房屋砖石上刻上名字,出了事,直接找对应的军士。

“总督大人,我们是御林军,不是泥瓦匠的头!”

童统领炸毛道。

从那天起。

御林军先是去城南干了趟“杀人越货”的勾当。

又马不停蹄跑到了城北当起了搬粮食的脚夫。

现在更过分。

直接变成了泥瓦匠。

御林军懂吗?

国朝最精锐的军士。

能去当泥瓦匠?

这让以前的同袍们怎么看他们?

丢不起这人!

“除御林军的军饷外,蓟辽会补给御林军三倍泥瓦匠的工钱!”

孙承宗不假思索道。

御林军军饷。

是国朝军队中最高的。

二两纹银一个月。

而泥瓦匠的工钱,是每天二十文,三倍工钱,就是六十文。

一月下来,是一两八钱。

可以说。

是给了御林军军士单独开了份军饷。

双倍军饷啊。

童统领迟疑了。

沉吟良久。

决定还是不能为了这点钱抛弃御林军的军名。

“总督大人,御林军属于禁军,承载着禁军的荣耀…”

“四倍工钱!”

“总督大人,这不是钱的事啊。”

“六倍工钱!”

孙承宗嘴角微微抽搐,心疼道:“适可而止,不然本总督就传信给沈指挥使、曹雨两位督主,让他们派人手来了!”

六倍工钱。

三千御林军。

就要发一万八千份工钱。

不过也能当一万八千人使。

不算亏。

只是费尽心思勒索钱庄掌柜的银子,变相送给了御林军。

“曹督主音讯全无的,沈指挥使去了西山,雨督主远走徽州,总督大人您传信给他们,一来一回费不少时间,这点小事,还是交给御林军来办吧。”

童统领嘿嘿一笑,应下事情后,连忙走人。

去和钱庄掌柜们“商量”契约的事了。

……

天津南仓。

天子渡津之地的粮仓。

是京畿之地三大仓最大的粮仓。

本该装满粮食的地方。

此刻。

断壁残垣。

在烧焦的土地上。

东厂建造了个恐怖的刑房。

数十上百的人被囚在特制牢笼里。

“阿嚏!”

曹督主打了个喷嚏,疑惑道:“这是谁在诅咒咱家呢?难道是雨化田?”

在直觉上。

曹督主很有自知之明的认为,是有人在诅咒他,而不是在想他。

只不过猜错了人。

让雨督主背了黑锅。

“督主,已经够久了,可以开始审了。”

东厂大档头走到近处,躬身汇报道。

这种特制牢笼。

名为站笼。

以木制笼,笼顶设枷,上有圆孔,可套于囚犯颈上,使囚犯直立笼中。

卡住犯人的脖子,脚下可垫砖,受罪的轻重和苟延性命的长短,全在于抽去砖的多少。

犯人始终翘着脚尖,等到脚麻了或抽筋了,然后整个人的重量,就会全靠脖颈和下颚来承担。

残酷又折磨。

是东厂审讯前惯用的手段。

效果。

只能说无一差评。

“曹大人,咱们也算是本家,粮仓的事,您就告诉咱家吧,这样,您也能少受点苦,咱家呢,也能早些回京向陛下复命!”

曹督主起身,走到南仓粮食仓储主事曹于汴面前,劝告道。

人。

肯定是必杀的。

但杀之前先把贪墨的粮食去向问出来。

不然光杀人,国朝岂不是亏大了。

“阉贼,呸!”

曹主事十分干脆拒绝了曹正淳的提议,并啐了曹正淳一口。

怎么都是个死,有什么好说的。

“好一个阉贼!”

曹正淳没有生气,接过手帕擦了擦,脸色一变道:“阉,没什么,可贼,放在曹大人身上或许更合适,国朝数百万斤粮食放于此,现在却不见一粒米,咱们,谁才是国之大贼呢?”

“陛下无道,信任汝等阉贼,上苍降下天火,令三大仓九小仓俱焚,吾等何其无辜!”

曹于汴怒目圆睁,大吼道。

粮仓被烧。

罪归于皇帝。

“曹大人以口舌伶俐闻名朝廷,但咱家没想到,陷入牢笼也能如此,更没有想到,死到临头亦不忘诽谤陛下!”

曹正淳眼神渐冷,淡漠道:“来人,给曹大人把脚下的砖全抽了!

这三大仓九小仓官员上百,咱家想看看,是否每个人都像曹大人这般口舌伶俐!”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sum5080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xfxq.cn/4973.html