清真言怎么念(阿拉伯语的清真言和作证言怎么念)

【资料保存】

清真言怎么念(阿拉伯语的清真言和作证言怎么念)

翦氏家族600多人复回

在《伊光》周刊上看到陈玉峰的文章《世纪边缘的乐章》,知道长葛市尹家堂翦氏家族600多人于今年三月全体复回的事情。心情激荡,终日想着到现场访问,表示祝贺。这想法终于实现了。

今天上午,天气晴和,微风荡漾,我和妻子、女儿,还有妹丈(司机驾驶员)一起,乘一辆中型面包车前往翦氏家族驻地访问。车沿着郑许公路向南行进,经长葛市向东至老城镇复又向南,十里左右的红石子路、土路走完后,到了尹家堂翦氏家族驻地。

尹家堂是一个典型的农村,庄子很大,道路不平且又窄小,庄子东南角居住着明朝时期翦氏家族的后裔六百多人。他们住的是砖木和水泥结构的平房,很少楼房,草房已不见了。村子四周是平整肥沃的土地,郑许高速公路从东边路过,现在路基刚刚垫起。因挖土奠路基,挖平了五、六亩地的广场,翦氏家族接待站就设在这里,未来的清真寺也将在这里建起。群众指引我们的车子驶往接待站,急忙送信给领导。翦书见同志来接待我们。亲切地握手后,在新建的北屋房里坐下,几个乡亲热情地搬椅子,倒茶水,站候在屋里。我向书见同志说明来意并捐赠一千元助建清真寺。书见同志深表谢意说:“您这么大年纪,身体又不好,跑这么远来帮助我们,我们真是感激!穆斯林大家庭真是情谊深哪!”接着他说:“白寨对我们的帮助很大,现在我们这里有八、九人在白寨学习,男女都有。白寨准备给我们安装锅炉,并派几位阿訇来住下,指导教们:驻马店的穆斯林前天也来啦。帮助我们鼓励我们;很多地方的穆斯林都来帮助,我们真正感到穆斯林大家庭的温暖。”…世见同志介绍了他们恢复维吾尔族籍和恢复伊斯兰信仰的简单经过。这和《伊光》文章相同。我问翦大普的情况,他说不是“大普”,是“士普”,“士”字写错了,写成“大”字,翦士普先作地下工作,解放后代理长葛县长,后到轻工业厅任处长,前年去世了。我问现在乡亲们的情况怎样?书见和几个乡亲说:“现在小孩们都会念‘清真言’了。有的学生还会念作证词。主麻时有一百多人到白寨去礼拜。三月一日,我们恢复伊斯兰教后,大家都不吃猪肉了。一夜之间,‘黑牲口都死了!”

太阳已过正午,我们告辞。书见和几个乡亲拉着车不让走。他们特意去拿了一箱“天方牌”方便面递给我们,我们不收,推让几次,世见同志说:“这是我们的心意,您一定得收下!”翦氏家族的心意,我们收下了。

书见同志向我们详细地说明去许昌的路,他还不放心,怕我们走错路,亲自上车,送我们出村好远,直至入往南的一条大路上,他才下车告别。多么好的穆斯林兄弟啊!别了!别了!

我坐在车上想着,翦氏穆斯林兄弟送给我们的一箱方便面,如何保存好作为永久的纪念呢?想了好久,想出了办法,这箱方便面送给孙俊山阿訇,让“尔林”吃了,不就永存了吗!

1996年6月24日

访孙俊山阿訇

长期以来,我怀着仰慕的心情,打算访问孙俊山阿訇,今天夙愿得以实现。离开长葛尹家堂翦氏接待站,驱车南行,走土路十里左右到达丈地。我们用了午餐,继续前行,过许昌西去20公里,到了我们要去的地方。

清真寺在村的南头儿,大门向东,远处即可看到大门上新建的绿色球,这是清真寺的标志。进大门是个干净整洁的方院。西边大殿,两侧是南北讲堂各三间有余。院中有一古松,枝叶繁茂,挺挺矗立,它象征着这座清真寺有数百年的历史。大门两侧是男女水房,虽然不大,但里边干净明亮。我们洗了小净,进大殿礼“撇什尼”。大殿宽敞明亮,能容百余人同时礼拜,殿前的卷棚,和大殿的面积差不多。

礼拜后,阿訇接我们进北屋讲堂。这是他办公的地方。

孙俊山阿訇中等身材,非常精干。他身穿白色的便衣,戴一副近视镜,非常朴素文雅。我们互道“色俩目”后,他挽扶着我走进北屋。我正要坐在桌子的西边,阿訇让我坐东边,我说,东边是阿訇的座位,请阿訇坐。他说,“一样一样”又让我坐东边,我又让阿訇坐东边,他站着不肯坐,等我在西边坐下后,他又让我老伴坐东边,她也不肯,找了一个椅子在我西边坐下,这时阿訇才在东边坐下。他彬彬有礼,使我深受教育。

坐下后,我向阿訇说明拜师访贤的来意,阿訇说:“不敢当,不敢当!”接着我们无拘无束地交谈起来。

孙俊山,1965年正月出生在西华县逍遥镇,他祖父时由白寨迁来,中学文化程度。1981年后在省内各地清真寺念经。1986年考入商丘伊斯兰经学班,1987年7月毕业,被聘商丘西关清真寺阿訇。1988年9月参加北京外国语学院阿语函授,三年毕业。同时参加郑州经学院在职阿訇培训班,获得结业证书。后来这个清真寺任阿訇至今。曾主办《启明星》小报,翻译《呼图白集》,主编《卧尔兹汇编》,并在《中国穆斯林》上不断发表文章。

孙阿訇的经历说明他是一个经书兼通的“儿林”。在谈到新老教派时,阿訇说:“我主张团结,不分派别。新老派的不同,都是在枝节问题上,不是根本问题。我念经跟的老师是伊赫瓦尼,我当阿訇是在老派的坊上(第一次)。参加外国语学院学习,上阿訇培训班,都扩大了我的眼界,要团结,不要乱搞派别。这个坊是新派,有人强调不准穿孝,我不禁止穿孝,因为那是习惯,禁止穿孝,弄不好会造成吵架斗殴,影响团结。念帮克接“都哇”,礼拜接两次“都哇”,都不错,并有好处。走坟念经,跪着念、站着念,都可以。有人说跪着念经是跪亡人的,使不得。这话不对。你举意是为亡人求恕饶的。跪是为了念经,不是跪亡人的。说“色俩目”老派说“坤”,新派说“库木”,都不对。应该是将“库木”两字的音轻念(几乎没音)。新老派的不同,只是在细节问题上,根本问题是一致的,所以不必太计较,应该是“入乡随俗”,“团结为重”。“真正有‘儿林’有远见的学者,都主张互相团结,不搞派别……”

我们的谈话未尽,太阳已西垂,司机催我们赶路,我向阿訇告辞。阿訇赠送我几本书,并让我看了他翻译的《呼图白集》,已印出样本,说:“随后印出来了,送你一本!”

阿訇送我们上车,互道“色兰”后,车开动了。

我们告别后向西行,路过禹州新郑

访问证明:孙俊山阿訇是中、阿文双通的有名“儿林”。他是继陈克礼阿訇之后,河南又一新秀。

1996年6月24日

【原新郑县文联主席赵克勋日记——《宣教初步》第15—23页】

赵克勋简历:

1928年阴历三月十一日生,1949年20岁时,参加革命工作。1954年任中学教导主任和校长。1960年任一中(高中)校长,1963年任文教局副局长,1979年任文教局局长,1989年任县文联主席,1991年退休。

创业项目群,学习操作 18个小项目,添加 微信:sum5080  备注:小项目

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/违法违规的内容, 请发送邮件至 3300536702@qq.com 举报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。
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s://www.yxfxq.cn/2356.html